汉文帝霸陵被发现了吗2021年12月14日正式确定被发现(汉文帝的陵墓发现了吗)

2023-05-15 21:24:22  阅读 115 次 评论 0 条

本篇文章与大家谈谈汉文帝霸陵被发现了吗2021年12月14日正式确定被发现,以及汉文帝的陵墓发现了吗对应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本文目录一览:

真假“霸陵”

2021年12月14日,国家文物局宣布“江村大墓”就是真正的汉文帝陵墓“霸陵”,至此,一个困扰大家千年的“霸陵”位置问题落下帷幕。那些曾经在凤凰嘴山下拜错坟头的人们可以移步江村,去祭奠这位被传颂千年的汉文帝了。

那么这个误会是怎么开始的呢?估计从《史记》就开始了。司马迁在《史记》中说汉文帝的陵墓是不起坟的,很多人就以为那就应该建在山里。而凤凰嘴的形状正好又像一个大大的封土堆,就有点让人想入非非了。好巧不巧,元代有个叫骆天镶的人写了一段关于霸陵的文字,说霸陵就在京兆东40里,白鹿原的凤凰嘴下。配合着镇搜司马迁的描述,大家就更觉得凤凰嘴就是汉文帝的霸陵了。到清代的时候,康熙、雍正还有另外一些人还在山下立了一些纯尺石碑,基本就把霸陵位置给确定了。

直到2002年,美国一个拍卖行拍卖了几个汉代陶俑,才揭开了寻找真正霸陵的考古之旅。经过这差不多20年的不断考古探究,终于在2021年确定了江村大墓就是真正的霸陵。

“霸陵如故,千年颂声。”霸陵位置确定了,很多文物出土了,汉文帝的形象也更加高大清晰了。原来我们只能在纸上去了解这样一位一切以民为天的节俭皇帝。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可以更近距离地去感受了解这穿越千年走入我们视野的皇帝。

没有金银玉器,也没有钻戒宝石,几枚印章,一群陶俑就这样默默守候2000年。也是他们见证了这样一位皇帝生前身后的言行一致。而这一切也保全了汉文帝自己的一世英名和千年安宁。白居易说得没错,再结实的陵做旅高墓,也抵不过没有陪葬品的安全。没有人愿意去打扰汉文帝,也许真的是人们敬佩他的一生,也许根本就是这些人不想冒着杀头的危险去盗一个可能一无所获的霸陵。

最后,就让我们以白居易的诗结束今天的霸陵之旅吧!

汉文帝霸陵位置确认,竟是这样被发现的

汉文帝霸陵位置确认,竟是这样被发现的

汉文帝霸陵位置确认,竟是这样被发现的,12月14日上午,国家文物局公布了在甘肃、河南、陕西的重要考古发现和研究成果,汉文帝霸陵位置确认,竟是这样被发现的。

汉文帝霸陵位置确认,竟是这样被发现的1

12月14日上午,国家文物局在北京召开线上会议,公布一项重要考古成果:江村大墓墓主为汉文帝刘恒。

这一成果颠覆了自元朝起700年来史学界的普遍认知,确认了汉文帝陵寝霸陵的真实位置。不过,令人遗憾的是,“推动”这项考古成果问世的,是千百年来令人不齿的一个群体:盗墓贼。

霸陵(江村大墓大滚)所在之处及周边,近年来屡遭“土夫子”(即盗墓者)侵扰。鉴于霸陵陵区文物近年来连续被盗的严峻形势,经国家文物局批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2017年开始对江村大墓外藏坑、南陵外藏坑进行抢救发掘。12月14日公布的便是四年来取得的考古成果。

薄太后南陵外葬坑考古现场(摄于2020年11月)

汉文帝霸陵真实地点得以确认,与汉武帝刘彻之妃“钩弋夫人”墓被盗密不滚局余可分。“钩弋夫人”是汉武帝刘彻之妃、汉昭帝刘弗陵之母赵婕妤,其墓为汉云陵,是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铁腊凯王镇大圪塔村西。

2016年7月,汉云陵遭盗扰。淳化县公安局对此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鉴于案情重大,公安部将此案列为挂牌督办案件,直接组织指挥陕西省公安机关开展侦查工作。

警方循线追踪,从一个盗墓团伙挖出其他盗墓团伙,再扩线、扩人,历时一年多,打掉8个盗掘古墓葬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91人,侦破盗窃、盗掘、倒卖等文物案件96起,扣押涉案车辆10台,追缴文物1100余件。

相关裁判文书显示,这些盗墓贼所涉文保单位包括:杜陵(汉宣帝刘询墓)陪葬墓66号墓、汉云陵、江村大墓丛葬坑、甘肃镇原县殷家城乡古墓葬、甘肃武山县王家门村古墓葬、延安市宜川县丹州镇古墓葬等等。

这一系列盗墓案,涉及西安市灞桥区狄寨(江村大墓所在地)一带的,最早可追溯至2001年,但主要集中在2010年以后。咸阳中院“(2018)陕04刑初46号”、陕西高院“(2019)陕刑终292号”等裁判文书显示,上述系列盗墓案基本已由咸阳中院、陕西高院于2018至2020年审理,并作出相应判决。

江村大墓被盗文物(图自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这些盗墓贼分工明确,有提供资金者、有组织实施者、有踩点探墓者、有打洞盗墓者,还有销赃变现者,不同团伙人员既有交叉合作,也有争斗内讧。所涉文物包括陶俑、陶制动物俑、陶制编钟、石罄、青铜编钟、玉器等等。

其中,外号“孟老大”的孟经建,频繁出现在多起案件中,其不仅组织实施盗墓,还负责买赃销赃。

咸阳中院一审查明,孟经建先后实施盗掘古墓葬四次,其中两次犯罪地点属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古墓葬,其在共同犯罪中起组织作用,系主犯;其又参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四次,且数额总计达十万元以上,属于情节严重,应依法予以惩处。

2019年7月17日,咸阳中院一审判决被告人孟经建犯盗掘古墓葬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100万元;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4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140万元;并对其违法所得283万元(已缴纳198.95万元)予以追缴。孟经建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但被陕西高院驳回。

这批盗墓贼中,获刑最重的为张小彦,法院审理查明,其先后实施盗掘古墓葬八次,其中两起犯罪盗掘地点属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古墓葬,并在一起犯罪中盗掘出珍贵文物。其系盗墓团伙主犯,又系累犯(曾因盗窃获刑五年)应当从重处罚。

最终,张小彦被判犯盗掘古墓葬罪,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财产200万元,对其违法所得482.3万元(已缴纳19.83万元)予以追缴。

此外,汉文帝刘恒母亲薄太后的陵园也曾遭盗扰。不过,该案与上述系列盗墓案无关。

2016年9月4日至9月6日期间,肖强、刘开明、杨彬、赵朋、段肖立携带洛阳铲、探杆、钢钎、铁锨等盗墓工具,乘坐薛国强驾驶的白色金杯面包车多次来到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薄太后陵陵园内,由肖强、刘开明、杨彬负责实施盗掘,由赵朋、段肖立负责望风,先后从薄太后陵的丛葬坑盗掘出彩绘男立俑、彩绘女立俑等文物108件,彩绘陶俑头、彩绘跽坐俑等文物49件。

后肖强等人将上述盗掘的文物藏匿于刘琦在雁塔区某甲村租赁的民房内。9月6日21时许,刘琦在该民房内查看盗取的文物后与肖强、刘开明等人约定以每件3000至4000元不等的价格进行收购并将部分文物用车辆拉走。次日,刘琦将该批文物运至其位于高陵区的家中存放时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事实上,在当日9月6日凌晨3时许,警方便接群众匿名电话举报,称有人在雁塔区某甲村藏匿文物。接警后,警方遂展开调查破获此案。

江村大墓外葬坑出土文物(图自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经西安市文物局确认,该案盗洞位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薄太后陵的丛葬坑,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经陕西省文物鉴定研究中心鉴定,被盗的彩绘男立俑、彩绘女立俑等汉代文物共108件,其中二级文物5件,三级文物103件;彩绘陶俑头、彩绘陶立俑、彩绘跽坐俑等汉代文物共49件,均为一般文物。

据秦风网发布的消息,2019年12月10日,陕西省纪委监委通报4起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失职失责典型案例,其中第一个案例便是,西安市西汉帝陵保护管理中心对西汉薄太后陵管护不力造成遗址被盗掘问题。

通报称,2014年以后,西汉帝陵保护管理中心未认真组织对其管护的西汉薄太后陵的保护工作,管护制度缺失、日常巡查草率应付、群防力量薄弱。2016年9月,薄太后陵陪葬坑被盗墓团伙盗掘。案件虽经公安机关侦破,多数文物被追回,但仍有部分文物损毁、流失。2018年11月,该管理中心所属霸陵管护部部长冯慰受到党内严重警告、政务记过处分。2019年7月,管理中心主任王京平因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被并案处理,受到开除党籍、降低岗位等级处分。

汉文帝霸陵位置确认,竟是这样被发现的2

12月14日上午,国家文物局公布了在甘肃、河南、陕西的重要考古发现和研究成果,尤其是备受关注的陕西西安白鹿原的江村大墓,终于确认就是汉文帝(汉武帝的爷爷)的霸陵。

江村大墓位于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2016年外藏坑受到盗扰,之后经国家文物局批准,考古工作者对江村大墓及其附近的窦皇后陵、薄太后南陵、相传为汉文帝霸陵的“凤凰嘴”地点,进行了系统的考古调查、勘探,并对陵园外藏坑进行了考古发掘,目前基本确认江村大墓为西汉早期汉文帝刘恒的霸陵。

据介绍,江村大墓地处西安东郊白鹿原的西端,东北约800米处为窦皇后陵,西南约2000米处为薄太后南陵,北部约2100米处为原国保单位霸陵所在“凤凰嘴”地点。

考古勘探确认,“凤凰嘴”地点并没有汉代墓葬遗存,因此排除是霸陵的可能。

江村大墓平面为“亚”字形,地表无封土,墓室边长约72米、深30余米,墓室四周发现110多座外藏坑,外藏坑外围有卵石铺砌的陵园设施(暂定名“石围界”),边长约390米,石围界四面正中外侧有门址,推测可能为独立的帝陵陵园(窦皇后陵也有独立的后陵陵园)。

江村大墓与窦皇后陵外围发现陵园园墙遗存,推测共处同一座大陵园内,大陵园东西长约1200余米,南北宽约863米。

考古人员发掘了7座大型陪葬坑、8座外藏坑内,出土了陶俑、铜印、铜车马器及铁器、陶器等1500余件。

其中,铜印印文有“车府”“器府”“中骑千人”“府印”“仓印”“中司空印”等,表明江村大墓周围外藏坑应为模仿现实官署、府库建造。

在长约40多米的外藏坑里,密密麻麻的陶俑尤为引人注目,而且大量陶俑都是彩绘的裸体陶俑,在考古学中被称为着衣式陶俑。

根据考古人员初步清理,这些裸体陶俑的数量足有上千件。

江村大墓的形制、规模均符合西汉最高等级墓葬规格,加之其周边分布窦皇后陵、薄太后陵,专家确认江村大墓为汉文帝霸陵。

本次考古工作确定了汉文帝霸陵的准确位置,解决了西汉十一座帝陵的名位问题。

汉文帝霸陵位置确认,竟是这样被发现的3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今天(2021年12月14日)上午,国家文物局在北京召开线上会议,会上公布了陕西省西安市白鹿原江村大墓即为汉文帝霸陵。

至此,这个长达千年之久的误会被画上了句号。

早在元代,《类编长安志》就记载汉文帝陵位于凤凰嘴,凤凰嘴位于灞桥区席王街道毛窑院村南的白鹿原畔,是一个从原边突出的山头,其南通过一个梁与白鹿原相连,其北坡则呈规整三角状,整个山形很像帝陵封土。在地势加持以及史书“因山为墓”记载的多重影响下,“凤凰嘴”前立满碑石,而其中比较重要的则有“康熙二十七年御制碑”“雍正元年祭祀碑”“嘉庆二十四年御祭碑”。正中最高最大的那块,则为清乾隆四十一年时任陕西巡抚毕沅所书的“汉文帝霸陵”碑。

凤凰嘴

如今,省市考古研究院联合在白鹿原江村大墓、薄太后南陵开展的考古工作取得了重要的收获,在项目负责人、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马永嬴研究员及考古队成员的帮助下,下文对汉文帝霸陵不选咸阳原反倒选白鹿原、“凤凰嘴”为什么会被很多人认为是霸陵陵址所在地、以及认定江村大墓才是霸陵的决定性证据进行独家解读。

白鹿原畔凤凰嘴:对霸陵千年来的误认

公元前180年,汉文帝作为汉高祖庶子即位,彼时,汉高祖和汉惠帝均已入葬咸阳原,形成了祖陵区,但汉文帝却放弃此处,另择白鹿原一带营建霸陵。什么原因作此选择?历史资料上并无明确记载,经后世学者研究,则给予了两种看法:

一是西汉帝陵按昭穆排列,文帝是继自己兄弟而立的帝主,并不是以往意义上的嫡长子传承,其陵位与惠帝安陵均为穆位,因此无法安排,只能另找地方;

二是西汉帝陵并无昭穆制度,文帝选址白鹿原不过是个人原因。

霸陵如此隐蔽,不似其它西汉帝陵墓址有清晰的封土,源于文帝刘恒提倡“薄葬”以及明确表示“因其山,不起坟”的遗诏。据《汉书·文帝纪》明确记载:“七年夏,六月己亥,帝崩於未央宫。遗诏曰:霸陵山川因其故,毋有所改……葬霸陵。”

没有封土意味着就不像其它汉代帝陵,拥有肉眼可见巨大的“土包”。也因此,造成了学界对于汉文帝霸陵的墓室结构一直存在两种观点。一种是“崖墓论”,认为霸陵确实是“因山为藏”,而“凤凰嘴”的高崖即霸陵陵址,也就正好印证了“崖墓”的形式。

另一种观点认为,虽然文献上有记载“不起坟”,但也可以将其理解为墓是修在山中的缘故,故此不用另修封土,这和地势有关,霸陵的墓室形制理论上应当同汉代的其他帝陵一样,是“竖穴土圹墓”。

历史上对霸陵记载的文献很多,据马永嬴介绍,《史记》《汉书》《水经注》等多卷史书中都曾有过霸陵“不治坟”的记载,但对于“不治坟”的具体形制却又没有进一步解释,而文献中的记载,由于时代的'变迁,在传抄过程中极易发生偏差。

此外,古代帝王陵墓大都具有保密性,为了安全起见,一般都不会标注详细地点,比如,关于西汉帝陵的位置所在地,《三辅黄图》里就仅仅提到“文帝霸陵,在长安城东七十里,因山为藏,不复起坟。”

“长安城东七十里”概括了霸陵地理位置,以上诸如其类的文字使得大部分学者们在没有考古发掘和实物印证以前,只能凭借文献和经验去分析陵寝所在地。

有关霸陵位于凤凰嘴的说法,最早见于元骆天镶《类编长安志》:“在京兆通化门东四十里,白鹿原北凤凰嘴下,《汉书》治霸陵皆瓦器不以金银铜锡为饰,因其山不起坟。”

去过凤凰嘴的人不难发现,该地位于灞桥区席王街道毛窑院村南的白鹿原畔,是一个从原边突出来的山头,其南通过一个梁与白鹿原相连,其北坡则呈规整三角状,整个山形很像帝陵封土的样子。“凤凰嘴”本身,不管是形貌还是后世赋予的历史色彩,都让这重误解变得层层加码。

在地势加持以及史书“因山为墓”记载的多重影响下,“凤凰嘴”前立满了文物保护碑,而其中比较重要的则有“康熙二十七年御制碑”“雍正元年祭祀碑”“嘉庆二十四年御祭碑”。

正中最高最大的那块,则为清乾隆四十一年时任陕西巡抚毕沅所书的“汉文帝霸陵”碑。

即就是说,早在元代,人们就有了霸陵在凤凰嘴的误解,这就给后世的考古工作增加了更大的难度,毕竟在没有先进的技术手段和完善的考古条件下,没有人敢轻易推翻“前人”的观点。

西汉帝陵及陵邑布局:控扼全国交通网络的枢纽

在西汉时,帝陵的择址和营建,并不简单如今天人们看来的政治和文化象征意义,西汉帝陵的选址,与当时的政治、军事形势密切有关。

汉初,西汉王朝的主要隐患是北方强悍的游牧民族匈奴和关东的六国旧贵族。作为西汉帝陵主要陵区的咸阳原,正位于汉长安城北首,当时通往北部边地和西北地区的交通线,都要从长安城渡过渭河经过咸阳原。西汉政府在这里营建帝陵并设置陵邑,将大批关东六国旧贵、豪杰名家徙入,实际上是在长安城北,人为营造了一道防范匈奴南下的屏障,不仅削弱了地方势力坐大的可能,还充实了京师的力量。

秦始皇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制帝国后,为了加强统治,下令修筑了各样道路。而汉承秦制,在秦道路交通系统的基础上又不断发展,新修复开拓了褒斜道、子午道、使得全国形成了以汉长安城为中心辖射的更为发达的交通网络。

西汉帝陵及其陵邑置身于这幅庞大的交通网络中,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旧有的交通条件,促使长安地区形成了新的交通格局并起到了交通冲要和枢纽的作用。除了西汉帝陵陵区本身良好的道路条件外,从宏观着眼,长陵、安陵、霸陵、阳陵、茂陵、平陵、杜陵等西汉诸帝陵及其陵邑在整个大长安地区的整体交通布局中,地位都非常重要。

比如,汉陵考古队队长马永嬴认为:

长陵和其西的安陵及其陵邑一起控制着北向甘泉、云阳的驰道;

霸陵除跟临潼向关东的大道以外,也是长安通往东南方向,过武关,沿丹水直指江汉平原的武关道实际上的起点;

阳陵及其陵邑在渭北咸阳原上处于最东边的位置,亦当于交通要冲地位;

茂陵及其陵邑则是控制京师长安和西域之间联系的咽喉,也是后来汉武帝北击匈奴,经略西域的交通锁钥;

至于杜陵,位于汉长安城东南的少陵原北端,作为子午道的起点,其作用自不可忽视。

正是在这样的努力经营下,西汉王朝才实现了所谓“长安诸陵,四方福凑并至而会”的交通形势。以诸陵邑为交通枢纽,通向四面八方的渐趋完善的伞形交通网络,对维持长安城及诸陵邑的繁荣起到了重要作用。

翻查西汉帝陵选址,细细归类,能感受到不少相似之处,比如:均在高敞之地,多位于国都之北,距离长安城不远,交通便利等等。而这些特点的形成,也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比如,帝陵的营建都遵循了就近原则,为了“宣示崇高威严”和“防水”两方面的考量,帝陵的选址在地势上都要求“高敞”。

例如,作为西汉帝陵主陵区的咸阳原就居高临下,北靠群山,南临渭水,遥望终南,地势一平如砥。至于白鹿原则也不用说,南北宽约25公里,东西长约6-9公里,原面海拔600-780米,东南高,西北低,看起来甚为高亢,东侧是蓝武大道,还有扼控蓝武通道之利。

排除凤凰嘴:源自对西汉帝陵形制结构和布局的总结

80年代以来,我国考古研究者对西汉帝陵做了一系列的考古发掘工作,大致掌握和了解了西汉帝陵的形制结构和布局特点。

西汉帝陵共十一座,除杜陵位于西安东南、霸陵位于西安东北方的白鹿原上以外,其余九座,均位于咸阳原上,从东到西一字排开。而归类整理,则不难发现,西汉帝陵遗址本体大都分为三个部分,即帝后陵园、陵邑、以及陪葬墓区。

布局则习惯坐东朝西,帝后合葬,同陵异穴,陵园以东门为正门,除霸陵“不治坟”以外,其余帝陵封土均为正方形或长方形覆斗形。

也因此,根据霸陵选址的地质、地貌条件及西安帝陵传统来说,霸陵所在地应与窦皇后陵相较不远,西汉帝陵实行帝、后“同茔异穴”合葬制,即帝陵、后陵位于同一陵园内,或帝陵陵园、后陵陵园位于同一陵园内。长陵和安陵的帝陵、后陵位于同一陵园内,从阳陵开始,帝陵、后陵设有独立陵园,但二者外围有园墙、壕沟,形成双重陵园制。

霸陵处于安陵与阳陵之间,暂不讨论其属于前者还是后者,但帝陵、后陵位于同一陵园内应是毫无疑义的。

但细观曾经认定的凤凰嘴一地,其与窦皇后陵封土相距2100米,比西汉国力最强的武帝茂陵帝后陵墓之间的距离还大。

再者,帝陵与后陵的营建形制应基本类似,出现一个崖墓一个竖穴土圹墓的可能是很小的(窦皇后陵寝已确认无误,墓葬形制为竖穴土圹墓。)

西汉帝陵继承了秦始皇陵园的特点并有所发展,陵园独立化、陵区规模化、设施复杂化、功能完善化,营建前有过仔细的规划设计,工程是按照一定的规划设计蓝图施工的。霸陵营建也是如此,若帝陵为崖墓,后陵就不可能为竖穴土圹墓,反之,窦皇后陵为竖穴土圹墓,帝陵的墓葬形制肯定也是竖穴土圹墓。

因此,霸陵应当也是带4条墓道的“亚”字形竖穴土坑墓,与其他西汉帝陵并无二致,只是在于是否有封土的区别。

其次,西汉帝陵一般建于黄土台塬的边部,除帝陵陵园较为高隆外,整个陵园内较为平整,高差不大。若霸陵帝陵位于凤凰嘴,则陵园需依白鹿原东侧陡坡而建,陵园内高低不平,沟壑纵横,高差将超过230米,而且难以建设外藏坑、礼制建筑等设施。这也给凤凰嘴就是霸陵的论证打上了一个问号。

确认江村大墓即霸陵的关键证据

地处西安东郊的江村大墓,在2001年被发现,此前一度被误认为馆陶公主刘嫖(汉文帝与窦皇后嫡女)墓。

窦皇后陵东临灞河河谷,北为任家坡、江村北侧的东南-西北向自然沟,江村南侧也有一条东南-西北向自然沟,沟南为薄太后南陵。窦皇后陵西南侧东西1400米、南北1100米的范围较为平整,适合设置霸陵陵园,向西则为坡地,地势逐渐变低。另外,汉阳陵邑遗址出土有“孝文东寝”封泥,窦皇后陵位于白鹿原东侧边缘,其寝园称为“孝文东寝”也说明帝陵在西侧之处。

灞河从窦皇后封土下流过

最初被“误解”为馆陶公主之墓的“江村大墓”即就位于江村东侧、窦皇后陵西侧。虽然,汉代公主的墓葬皆可类比诸侯王。但以目前考古事实来看,已发现诸侯墓的规模,与江村大墓相比都小了许多。再者,馆陶公主葬于武帝时,其葬制也不可能超越诸侯王。

“江村大墓”近年来因被盗掘而被发现,2017年开始,对江村大墓及南陵外藏坑进行抢救性发掘,目前发现,该墓室长宽40米,深30米,紧贴墓圹砌有一周砖墙,墙内为枋木垒筑的外椁,外椁与第二周枋木墙之间为宽、高各约2米的外回廊,廊内堆积有大量的木炭,第二周枋木墙一端设门,内为第二道、第三道回廊。

该墓位置显赫,规模庞大,外藏坑数量繁多,远远超过了诸侯王的等级,而配得上如此规模、设施、墓道特点和位置的,也就只剩下汉文帝霸陵值得怀疑了。霸陵帝陵无封土,是两千年来不争的事实。而江村大墓也确实没有封土,符合史书中霸陵“不起坟”的记载。

直接让考古学家们认定江村大墓就是霸陵的证据,还是因为在长达5年的考古发掘勘探中,他们找到了大陵园的边界,也就是将窦皇后陵和“江村大墓”包围起来的“以石为界”的最大外陵园。

根据历史文献和田野考古资料,西汉帝陵建筑的基本形制要素包括陵园、封土、墓穴、门阙、寝园、陵庙、外藏坑、道路、陪葬墓、祔葬墓、陵邑、刑徒墓地及园省、园寺吏舍、修陵人居址等部分。

陵园在陵墓结构中是圈定陵墓、界划陵区的重要标志。西汉帝陵的陵园被称为“园陵”或“园”。据考古勘探资料显示,西汉早期的帝陵,如长陵、安陵采用帝、后同陵园的单重陵垣制;早先,因为大家都默认汉文帝霸陵采用“依山为陵”葬制,葬于凤凰嘴下,因此重心大都放于对凤凰嘴的钻探。

霸陵在凤凰嘴之说,因何而起,如今已经不得而知。但遗憾的是,经过对凤凰嘴周围山体的检测,考古学家们发现其中并无空洞,因而其山体内部也就不可能存在着一座大型墓葬。

更叫人觉得奇怪的一点是,熟悉西汉帝陵的人都知道,帝陵除了封土之外,地面还有丰富的陵园建筑。时至今日,建筑虽已不存,无法保留,但陵园内遗存的残砖碎瓦往往随处可见,然后事实却是,凤凰嘴周围并没有出现任何的汉瓦遗存。山体内没有空洞,周围又没有陵园建筑遗存,那就基本上可以否定凤凰嘴是霸陵陵址。不过是一处实心土原罢了。

如今,大陵园垣墙被成功发现的踪迹则为我们揭开霸陵真相一事提供了最直截了当的证据。

中国历史源远流长,西汉时期是我国汉文化的重要形成时期,从某种角度讲,汉文化就是以汉代文化为基础形成的。也正是这种历史交流的核心价值理念组成了我们五千年文化不断裂的事实。

考古从来都不是一个静态的过程,那些被推翻重建又不断论证的史事是一代又一代的考古人“求真”的态度,也是值得我们学习与骄傲的存在。

●感谢汉陵考古队队长马永嬴研究员及曹龙、朱晨露等老师对本文提供的学术指导。

汉文帝墓是怎么被发现的

汉文帝墓是怎么被发现的

汉文帝墓是怎么被发现的,千年之谜前日解开,汉文帝刘恒的霸陵终于确定了,原来西安白鹿原地下的江村大墓才是真正的霸陵,目前汉文帝陵墓不会进行发掘工作。汉文帝墓是怎么被发现的。

汉文帝墓是怎么被发现的1

一场“牛皮”

千件文物

十年刑期

一次“拍卖会”

六件陶俑

“霸陵”现世

自称是技术数一数二的“土夫子”?这位爱吹牛的盗墓贼落网了。

四川眉山一座水库旁,接连传出诡异响动,有所警觉的村民很快发现山上古墓被盗。

警方顺线深挖,竟发现背后隐藏网链式犯罪。目前已破获案件13起,追回文物979件。

其中,具有2000年历史的羊头带闹手虚鞘青铜剑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而这一切,都来自于最初的一个文博群。

在这个文博群里有一个“60后”,名叫雍某忠,别名“雍二哥”。

这位“雍二哥”常从网上下载文物照片,向群友吹嘘是自己盗墓“战果”,还自称是四川省内技术“数一数二”的“土夫子”(盗墓者)。

 液燃 在收获了何某和张某两位粉丝后,几年时间接连犯案,在四川各地进行盗墓活动。

2020年,雍某忠犯盗掘古墓葬罪、倒卖文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何某、张某、帅某红、解某奎也都受到法律严惩。

汉文帝霸陵是怎么被发现的?这要从2002年美国的一次拍卖会说起。

2002年,发生在美国的一次拍卖会,第一次把江村大墓推到了中国考古学家面前。

6件从这里被盗出境的西汉黑陶俑出现在美国索斯比拍卖行的拍卖图录上,即将被拍卖。

我国政府通过外交途径,及时进行了交涉。

经过多方努力,这6件陶俑于2003年回到西安。

随后,相关部门对这6件陶俑的来历展开了调查,最终确定是盗墓分子从江村古墓盗掘的。

2006年,在确定了这些陶俑出自江村古墓后,考古人员对这里进行了考古调查。

勘探结果让考古人员大吃一惊,这里竟然隐藏着一座有着四条墓道的亚字型大墓。

那么,这座大墓的主人又是谁呢?

进一步考古勘探发现,江村大墓东西墓道总长度达250米,从墓葬形制来讲属于顶级配置,超越了公主甚至诸侯王。

考古学家 焦南峰:“我们考古有个规矩,你要有疑问,你要发表你的文章的时候,你就必须有一系列的证据。

心里边想的这可能就是霸陵,实际上结论那个时候大家心里都清楚,但是要通过一系列的工作来证实这点。”

2021年12月14日,国家文物局正式宣布,汉文帝刘恒的霸陵已被发现,位置就在陕西省西安市的白鹿原江村大墓。

汉文帝墓是怎么被发现的2

千年之谜前日解开,汉文帝刘恒的霸陵终于确定了,原来西安白鹿原地下的江村大墓才是真正的霸陵,那么埋葬在霸陵中的这位古代帝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一直以来在我们的印象中,汉文帝是三代以下最贤明的帝王,史书上记载的汉文帝是一个勤俭、仁厚、温顺的人,妥妥的好人一枚。

但是今天,让我们透过历史的薯核表象重新认识一下这位贤君汉文帝吧?相信会让您有一个不同于以往的认知。

《史记.外戚世家》中关于汉文帝刘恒有这么一段很隐晦的描述,“而代王王后生四男。先代王未入立为帝而王后卒。及代王立为帝,而王后所生四男更病死。”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刘恒还在做代王时的王后一共给刘恒生了四个儿子,而就在代王刘恒被迎立称帝前后,这个代王后和她的四个儿子居然全都死了,更诡异的是堂堂的大汉皇帝的结发妻子,没有记载姓氏就算了,刘恒称帝后也从来没有追封过什么尊号,连她的四个儿子同样没有在史书上留下任何信息,就被司马迁老先生一句“四男更病死”而草草结束,要知道司马迁是一个非常专业且敬业的史官,写刘邦和项羽的鸿门宴时,他还专门去找过当事人樊哙的孙子了解细节,而刘恒的一妻四子死亡时间比鸿门宴还要晚几十年,知情人绝对不少,可他却对此不闻不问,只字不提,似乎在隐瞒着什么不可言说的秘密。

其实,要想解开这个历史上的谜团,我们要从当时的大环境下来分析。

刘恒是汉高祖刘邦第四子,母亲薄氏,在刘邦众多的皇子中,年龄最大的是长子刘肥(齐王),地位最高的是次子刘盈(太子),最受宠的也是三子刘如意(赵王),而老四刘恒很不起眼,他和他母亲都不太被刘邦所宠爱,因此刘恒八岁时就被封为代王去了临近匈奴的代地守卫边境。

所以,刘恒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其实一直是游离在核心权力圈之外的,没人重视他,也没人注意他。可是,公元前180年,汉朝发生了一系列的重大事件,而刘恒的命运也就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一年,先是汉朝实际的统治者吕后病逝,然后诸吕作乱,大汉开国功臣陈平周勃联合平定了诸吕之乱,至极把吕氏给灭了族,真狠!再之后齐王刘襄、淮南王刘长争做皇帝,而掌握实权的陈平周勃等则迎立代王刘恒做了皇帝,也就是在这时候刘恒的这一妻四子全部诡异的死亡。

如果我们做一个大胆的假设,那就是刘恒的这个结发妻子是吕家的女儿,那么一起的疑问则迎刃而解。

首先,吕后专权时曾大力促成了刘吕联姻之事,比如吕嬃的女儿嫁给了琅琊王刘泽,吕产的女儿嫁给了赵王刘恢,吕禄的女儿嫁给了齐王刘肥之子朱虚侯刘章,赵王刘友也以诸吕女为后,少帝刘弘的皇后同样也是吕禄的女儿。以至于著名历史学家赵翼说"吕氏有女,不以他适,而必以配诸刘。”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连琅琊王刘泽这种旁系刘姓宗王都被吕后许配吕家女加以笼络,身为刘邦之子的代王刘恒,吕后不可能不给他也许配一个吕家女做正妻的!

可是诸吕之乱后,陈平周勃把吕氏一族杀了个干干净净,可谓是跟吕家结下了血海深仇,为了保住大伙儿的身家性命,掌握拥立权的陈平周勃等人自然不可能让任何跟吕家沾边儿的人做这个皇帝,这也是为什么要选新皇帝,而不是继续让原来的小皇帝继续干。

大家可能都忽略了,当时是有个小皇帝的,但是功臣集团却说这个小皇帝不是惠帝刘盈的骨肉,而是吕后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抱养过来的,因此后来他们直接把小皇帝连带着小皇帝的几个兄弟杀了个干干净净,就是为了不让他们长大后报仇。

这并不是孤证,淮南王刘长同样是因为跟吕后的关系被踢出了皇帝候选人的行列,淮南王刘长是刘邦最小的儿子,虽然他不是吕后所生,但是他是吕后养大的,视如己出,有了这层关系,无论他如何上下活动,皇位都不可能有他的份儿了。那么皇位候选人就只有两个人了,一个是平定诸吕之乱立下大功的齐王刘襄,另一个就是刘恒。

但是,选择齐王刘襄的话并不符合功臣集团的利益,因为齐王刘襄势力庞大,他做了皇帝,以陈平周勃为首的功臣集团必然难保长久的位高权重荣华富贵。而势单力孤的代王刘恒则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首先刘恒这人有治理国家的才能,代国被他治理的井井有条,其次刘恒没有强大的外戚势力,他的母亲薄氏生性淡薄,不像吕后那样强势跋扈,如此一来刘恒继位后必然还要依靠陈平周勃他们来管理国家,于公于私都合适,接下来就得看刘恒的抉择了-想做皇帝就得杀了妻子吕氏,要么就一辈子呆在代地做代王。

应该能想象到刘恒的为难,从刘恒跟这位代王后生了四个儿子来看,他俩的感情应该不错,要不然怎么能生下这么多孩子?可是,皇位的诱惑太大了,怎么办?如果不杀死代王后吕氏,那么功臣集团绝对会倒向齐王刘襄。

因为让刘襄当皇帝,他们顶多失去荣华富贵,而让刘恒当皇帝,将来代王后吕氏的儿子再做了皇帝,那就得灭族了。所以,刘恒为了帝位只得杀了代王后吕氏,让另一个老婆窦氏上位,而这个窦氏正是电视剧《汉武大帝》的太皇太后窦氏,老太太政治手腕可是硬的很啊!

因此,代王刘恒就此成功上位,成为大汉新一代的帝王,可是功臣集团决定斩草除根,杀了代王后还不行,还要把她的四个儿子全部杀掉,因此文帝刚刚继位两个月,群臣上表请求文帝册立太子,杀皇子跟立太子有什么关系呢?

此时的皇后是窦氏,只能是她的儿子做太子,这个女人可不简单,虽然前任已死,前任的四个儿子也不可能做太子,但是留着就是祸根,将来他们长大后,得知生母死因,必然迁怒窦氏母子,这都是祸患。包括对功臣集团来说,也一样,留下他们就是留下祸根。如此一来,功臣集团极有可能与窦皇后达成合作,而窦皇后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也无从得知,反正文帝结发妻子所生的四个儿子,在短期间内集中死亡。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司马迁不敢写明代王后和她的四个儿子非正常死亡的原因了。这种事儿谁敢写,更何况他也未必知道内情,当然个中原因也不难猜测,司马迁自然也不会去趟这个混水。

都说无情最是帝王家,宫廷政治的复杂和残忍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以代王后和她的四个儿子离奇暴死来说,尽管汉文帝都是被胁迫,但是没有汉文帝的许可,谁又敢下手呢?

汉文帝墓是怎么被发现的3

随着霸陵的`确定和出土文物的面世,我们对西汉初期的政治和历史当有更确切的了解。

近日,西安市白鹿原江村大墓即为汉文帝霸陵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其实,江村大墓的考古发掘早已开始。2017年,根据汉文帝霸陵保护工作的需要,陕西省的考古工作人员即对位于霸陵区域的江村大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那么,这一次确认江村大墓为汉文帝霸陵可能会揭开哪些历史的谜底呢?

可能完善汉文帝的帝王形象

史学家对汉文帝的褒扬远多于批评,但文帝继位是否合理合法却有颇多疑点。高祖驾崩后惠帝即位;惠帝驾崩后少帝即位。但少帝之后,并非是少帝的儿子即位,而是少帝的叔叔代王刘恒(即汉文帝)即位,这其中大有玄机。

少帝是吕后的亲孙子,是吕产、吕泽的亲外甥,从政治立场来说是属于吕党。诸吕之乱后,以周勃、陈平为首的功臣集团害怕少帝长大后为吕氏翻案,便污蔑少帝非惠帝子,否定他继承皇位的合法性。

就算要废黜少帝,按照中国古代“兄终弟及”的皇位继承原则,高祖刘邦的亲弟弟楚元王刘交、刘邦的嫡长孙齐王刘襄都可以继承皇位,尤其是齐王刘襄,在平定“诸吕之乱”中建有大功,最有资格承继大统。那为什么是刘恒最后继承了皇位呢?

其中重要的原因是代王实力弱小,不会成为第二个“诸吕”。如果代王入主未央宫,那以代王为首的权力集团便没有实力与功臣集团争权,因此,代王最终为功臣集团所看中成为大汉天子。也即,刘恒即位是西汉王朝各种政治势力博弈之后的结果。

汉文帝是否薄葬之谜

俭朴,这是历来史学家对汉文帝的印象,也是对其称道之处。汉文帝不仅生前节俭,死后同样力行节俭。《史记·孝文本纪》记载,汉文帝“治霸陵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不治坟,欲为省,毋烦民。”霸陵薄葬在丧葬史上传为千古佳话。不过,对于霸陵是否真的坚持了薄葬原则,例如其中是否确实只是以陶器随葬,争论从未停止过。

两汉之际,赤眉军入关中,曾有发掘汉帝诸陵,取其宝货的行为。据说只有霸陵和杜陵得以保全,就是因其薄葬。可是,《晋书》又明确记载,西晋末年霸陵和杜陵遭到盗掘,而盗墓者“多获珍宝”。根据后来霸陵也曾经出土珍宝之器的传说,有人疑心汉文帝霸陵薄葬只是一种政治宣传。

现在,随着霸陵的发现以及墓中随葬品的出土,我们或可通过其等级和数量,确定文帝是否薄葬,以了解其为政为人。另外,考古界对霸陵的墓葬形制也有争论,一种观点认为其为崖墓,另一种观点认为其为竖穴土(石)圹墓。这些谜团或许也可以在霸陵的发掘中找到答案。

文帝之母安葬之谜

刘邦驾崩后,吕后虐杀了戚夫人以及刘邦生前所宠爱的妃子。但文帝之母薄姬却幸免于难,刘恒母子皆得以保全。这一方面是由于薄姬不受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她懂得明哲保身。

文帝即位后,薄氏被尊为皇太后。当时,刘邦已葬长陵。古代有“夫妻一体”“生死相恤,坟墓相从”的观念和葬俗,西汉也有嫔妃祔葬帝陵的制度性规定,更何况刘邦嫔妃已有戚夫人、傅夫人等陪葬长陵。因此,按常理,薄氏应入葬长陵。

然而,吕后此前已作为正妻与高祖合葬,长陵不可能出现两座皇后陵墓,薄氏欲葬长陵只能以嫔妃的身份祔葬。这样,其墓葬规制将大大降低。这不仅贬低了已被尊为皇太后的薄氏,甚至会影响到文帝承继汉室的正当合法性。

文帝霸陵离开咸阳原祖陵区另择新址。其母薄氏则以“近孝文皇帝霸陵”为由,顺理成章在霸陵附近以皇太后之礼营建陵墓。于是,薄氏丧葬礼仪问题迎刃而解。而江村大墓和之前的霸陵位置凤凰嘴相比,霸陵与薄氏的南陵非常近,可见文帝与其母的感情。

总之,随着霸陵的确定和出土文物的面世,我们对西汉中晚期帝王陵墓制度当有更深刻的认识,对西汉初期的政治和历史也当有更确切的了解和体认。

亲历者揭秘汉文帝墓发掘细节,这座墓究竟是被如何发现的?

这座大墓的发现来源于根据盗墓分子的供述所知。在美国的一次拍卖会上,数件被盗出境的黑陶俑在外国的拍卖图录上,最后我国政府通过外交途径把这些文物拿了回来。在经过滚历国家相关部门的仔细调查后,确定这些文物是盗墓分子从江村古墓盗掘的。

一、汉文帝墓—霸陵

按照历史文献记载,汉文帝决定自己死后薄葬,不立坟丘,以山为陵。在定义真正意义上的汉文帝墓之前,霸陵通常被称作“江村大墓”。整个大墓呈现“亚”字形,南北长70余米,东西宽也70余米,大墓周围有上百座陪葬墓。考古发掘从2017年开始,出土了陶俑、铜带钩、弩机、印章等大量文消备轮物。在考古学界,对于此大墓的定义众说纷纭,究竟是不是汉文帝墓,还待于深入的考古发掘。

二、事实露出水拿信面

在距这座大墓大约几百米的地方,有另一座“亚”字形大墓,经过考古学家证实,此墓就是汉文帝妻子窦皇后的陵墓。在经过考古学家综合分析、判断后,确定江村大墓就是汉文帝霸陵。从出土的文物中证实此墓的年代是西汉早期,符合汉文帝在位的时期。2021年12月14日上午,国家文物局公布了陕西省西安市白鹿原江村大墓即为汉文帝霸陵。

三、出土文物

汉文帝大墓出土了铜印、铁器、等共计一千余件,大墓的形制、规模等均符合西汉时期最高等级的墓葬规格,还出土了石罄和律管,这些都是当时与音乐相关的东西。甚至还出现了青铜齿轮等东西,可见当时的古人智慧不得不令人敬佩与肃然起敬。关于霸陵,李白诗中更有“送君灞陵亭,灞水流浩浩。”的感慨。

以上介绍的汉文帝霸陵被发现了吗2021年12月14日正式确定被发现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汉文帝的陵墓发现了吗、汉文帝霸陵被发现了吗2021年12月14日正式确定被发现的信息别忘了关注本站,并进行分享喔。

本文地址:http://www.786o.com/baike/11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