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花园行动为什么叫市场花园(市场花园行动为什么叫市场花园呢)

2023-05-16 18:40:32  阅读 76 次 评论 0 条

本篇文章与大家谈谈市场花园行动为什么叫市场花园,以及市场花园行动为什么叫市场花园呢对应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本文目录一览:

市场花园战役的情况.

彻底失败了.见<兄弟连>.

二战最大的空降战役——“市场花园”战役

1944年6月6日,盟军在诺曼底登陆,至7月25日,巴顿率领的第3集团军率先冲出诺曼底地区,开始了法兰西平原上对德军的大追击,盟军上下逐渐弥漫乐观的情绪。

作为进攻的两支铁拳——蒙哥马利和巴顿都想成为最早进入柏林的人,而盟军有限的补给能力无法保障两支大军同时发动进攻,进攻只能在一个方向进行。最后蒙哥马利的的北线进军方案被艾森豪威尔接受。

蒙哥马利希望在圣诞节前结束战争,企图绕过传闻中德军严密布防的“西部壁垒”,而在荷兰方向展开一轮新的攻势,代号为“市场--花园”。 计划采用空降“蛙跳”战术,以美军第82、101空降师,英军第1空降师及波兰伞兵旅的共35000人,依次在63英里战役纵深上的埃因霍温、奈梅根和阿纳姆三地空降,夺取莱茵河上的桥梁,像交“接力棒”一样,护送地面推进兵团,直捣德国腹地——鲁尔区,争取在1944年圣诞节结束欧洲战场作战。

1944年9月17日13时30分,战役开始,盟军动用了5500余架运输机、2596架滑翔机、8000余架战斗及轰炸机,同时在三处地区共空降3.5万余人、火炮568门,车辆1927辆、物资5230吨。但是战役进行得很不顺利。在经过残酷战斗后,101师和82师伤亡了3542人,才与地面部队会师。而远在最前方的英国第1空降师久等援军不到,在伤亡3716人后,仅不到2000人突围成功,其余被俘。德军仅损失3300人。此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大的空降战役,盟军付出了重大伤亡代价,但只“完成了90%的目标”(蒙哥马利语)。战后,一位战地指挥官感叹:“那座桥对我们来说太遥远了!”

1944年九月十七日(星期日)渣尺,就西欧的标准说,那一天是飞行的好日子。到上午九时,英国到处机场的雾已散,欧洲大陆的云高保持在五千呎以上。天刚破晓,数百英、美战斗机和轰炸机便起飞升空,编队向海峡飞去。此时英军第2军团正攻入荷兰,向莱茵河下游推进。那时空军的地上目标便在第2军团的北部。

这就是「市场作战」(Operation Market)的开始,自从三年多前德军攻占克里特岛以来,这是军事上第一次主要的昼间空中突击。当蒙哥马利的第2军团以空降攻击作先锋向前推进时,第1、第2和第7军团的补给,祗能维持在最低限度,英国第2军团要跨过阿伯特和埃士考特(Escaut)运河向须德海(ZuiderZee)推进,截断在荷兰西部的德军。这地面作战部分称为「花园作战」(Ope-ration Garden )。艾森豪威尔想深入这些低地国家,夺取莱茵河上的桥头堡,以解除安特卫普(Anturerp)的压力,同时他想是否有此可能保持攻势的冲力,越过法国,进入北德的开阔平原。这次对于德军残余抵抗力量的考验,可能成为大战中在西欧的一次决定性会战。蒙哥马利准备在一个非常狭小的正面推进,这是一个大军团从未如此尝试的;事实上,他将整个军团沿着一条道路经恩和芬(Ein-dhiven)、圣奥丹乐德(St Oedenrode)、威克尔(Ueghel)、乌登(Uden)、格纳夫( Grave )、奈美根( Nijmegen )、 安恒( Arnhem )、和阿拍顿(Apeldoorn )等地,或者从此进入德国。伞兵部队的任便是要占领沿路各桥梁,并保持畅通。

战斗机渡海进入荷兰境内之后,全部降低至树顶高度,沿着从英军地区向北走经格纳夫,并于奈美根越过瓦耳河而进入安恒的干道轴线,搜索并攻击各高射炮阵地。轰炸机则继续攻击德军在里瓦顿( Leeuwarden )、史甸威克 ---- 哈耳特( Steenwijk-Hauekte )哈普斯顿( Hopsten )以及萨尔伯根(Salzbergen )的战斗机场,所经之处都是火焰冲天,跑道上弹坑累累。

早上十时正,伞兵部队和滑翔部队从英国南部中央地区的二十四个机场起飞。运输机群拖着滑翔机在跑道滑走,冲向晨空,空中祗见爬高和转弯的飞机。担任掩护的战斗机就有1131架,运输机1545架,另外拖曳滑翔机478架,编成机队,沿两条航路向坦梁蚂西飞向北海,在这些编队机群之前二十分钟,让埋有6架英军和12架美军的空降导航组飞机,运送导航人员前往标示着陆区。盟军伞兵有两万人,流着汗挤在帆布坐椅上,每一个全身都挂着各式各样的背带、套带、子弹简直弄不清有多少,而每一个人内心理思潮起伏,迷惘不安,他们正向着荷兰进发。全部作战需要空运三万五千人参加战斗,支持运输机二万五千架次,及滑翔着陆二万四千次。

空军机群分成两个庞大的梯队:北面一路载着第82师和英国的第1空降师经荷兰的舒文( Schouwen )岛直趋目标区,第101师所使用的在更南面的另一路,经过此利时。每一梯队飞机分成三路,左右两路各距中央一路一英哩半,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飞机机群,同时一次装载三个空降师参加作战。

自美军第九运兵司令部及英国皇家空军第38和第46大队调来的运输机,都是曾经诺曼底登陆及法国南部作战的飞行老手。第82空降师的伞兵部队刚从大不列颠各训练基地受训回来,士兵已有过在西西里、意大利和诺曼底作战的经验。第101师也是诺曼底登陆的老兵、并且自从七月下旬便为了此次跳伞从事训练。英国的第1空降师,自从在非洲、西西里和意大利作战回来后,已有了近九个月的时间整备。至于担任预备队的波兰第1伞兵旅,在英国己准备了两年,以便返回欧洲大陆。

机群越过比利时和荷兰的上空,没有有受到德国战斗机的扰乱。高射炮火出奇的轻微,载着第101空降师的南方梯队,遭遇高射炮火比较多,北方梯队可以说几乎一点也没有。途中美军损失运输机三十五架和滑翔机十三架;英军机队在途中没有损失。

原来的计划是将三个伞兵师投落在英军第2军团的主要攻击路线前面,占领重要地型和桥梁,以泰勒的第101空降师在前方十五英哩外的恩和芬降落,盖文的第82空降师则更向前三十英哩在奈美根降落,奥古卡(R. E. Urquhart)的第一空降师则占领安恒,也就是更北十二哩。第30军于空中突击开始半小时以后发起攻击,以爱尔兰禁卫装甲师为先头部队,使用一路纵队队形沿干道前进,依次与各空降师会师,伞兵部队然后保持道路畅通,该军向前进逼,在安恒渡过下莱茵河建立桥头堡,并准备继续向德国境内进军。

这个大胆的计划在构思时,正是对德军作大规模持久追击达到最高潮的时候当时将溃败的德军部队驱逐回到了他们的国境,而盟军攻击部队运动神速,地面部队可说是长驱直进,攻无不克,因此空降预备队参战的计划均一一作废。在布雷顿的盟军空降第1军团成立后六星期内,该部参谋人员曾经拟订有十八个不同的作战计划,因为地面先头部队不断推进,祗好一一予以取销。空中突击所选择的目标包括从荷兰的沙特尔 — 兰布叶( Chartres-Rambouillet )以迄德国境内的梅因斯(Mainz) 与曼汗(Mannheim)等不下十余处。

这些计划的一再取销,缺少远程计划指导当属主要原因。这些空降作战计划都是高级指挥机构的低阶基层人员所构想而成的。布雷顿后来指出,空降部队的作战目标,与所有地面部队行动相配合等,都应该由艾森豪威尔及其参谋人员决定才成。事实上,布雷顿却须协调其它军团司令才能决定他的计划,但是各军团司令都把他看成和他们在争运输机。有一位高级参谋官和把当时的共通意见告诉布雷顿,他说:「你们这些家伙在那里飞来飞去,小心出麻烦,如果要我们替你们解决困难,供应你们,养你们,那我们也许达成不了我们的任务,你们其实可以坐在后方并补充我们,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帮你们呢?无论如何,如果战况艰困,艾克会给我们一两个师的 — 也许就把你们的一两个师给我们。」各军团司令对于当前如何使他本身分散甚广的部队得到补给的问题比较关切,至于空降作战,可能将珍贵的飞机抢走,当然就没有多大兴趣了。

就某一方面说,地面指挥官们的意见是对的;当这些空降作战计划一再拟订又取销期间,运输机每天平均要运送六百吨补品(主要是燃油)到前方部队去,「市场作战」计划批准后至空中突击实际发起这一段为期四天的时间里,第9运兵指挥部出动了1901架次,前送补给品5358吨,后送伤患1891人。这些空运任务,占用了D日以前协调和准备的许多时间。

所有计划中,「市场」计划是每一个人,尤其是各空降师师长都希望付诸实行的。在一切匆忙之中,以及一次又一次攻击成功所带来的信心高涨之下,下列各项应多加注意的征兆也忽略过去了:非常有效而可靠的荷兰地下工作组织报告德军的战车部队开到了奈美根和安恒附近;在攻击开始以前数星期,德军的防御已相当顽强;通至海峡各港口的漫长补给线也极端繁忙;西南欧的天气则一天比一天坏。艾森豪威尔要求所属要大胆并有想象力,「市场作战」计划可说是两者兼备。少数军官耽心德军在安恒有相当数量的战车的谣传,但参谋人员与指挥官对此根本不予顾虑。

在实际突击时,伞兵和滑翔机着陆后证明了计划人员的信心。同为具有白天与风速每小时仅五哩之利,每一单位都是密集着陆的。第101师的两个营,空降在计划区域之外,也很顺利地设法到达目标。攻击部队在空中和地面,初时只遭遇到深感意外的德军轻微抵抗。盟军方面对可以制空并实施昼间空降的假定是对的,因为昼间空降还附带诸如容易识别投落区、集结迅速、空中和炮兵支持观测良好等许多优点。

第一批空降后半小时,伞兵仍在集结之际,爱尔兰禁卫装甲师开始向当面的德军防御部队的五个营发动攻击,初时进展颇为顺利。第43团和第50团在禁卫师之后跟进,迅速前进了几哩,正是蒙哥马利所许诺「快打猛攻」到安恒去那段路的最先的一段这就是「市场 — 花园作战」的「花园」那一部分;第30军希望在第一天终了时到恩和芬,在D+1日到奈美根,D+2日到安恒。

在第30军当面进入阵地防御的德军瓦尔兹师支队(Division GroupWalther),状况很坏,仓促成军,而且又缺乏装备。他们选择凡根瓦德(Valkensward)公路为团与团间的地境线,在线不属于任一团,由此可见他们缺乏有经验的领导者的一斑了。爱尔兰禁卫装甲师的先头部队从路上一直攻击,将瓦尔兹支队分为两部。德军的防线,因为两个团被打散了,又不能互相通信联络,便开始崩溃,被驱逐向道路左右两侧退去。向路西边退却而被隔离的那一部份,它的前身是老第6伞兵团而仍由左臂受伤吊着绷带的海德特爵士(Baron vonder Hepdte)担任指挥。

第6伞兵团在横越法国时死伤枕藉,乃于八月底退出第一线,前往麦克林堡整补。海德特在那里获得了补充兵,全团百分之七十五是刚征到的新兵,有一百人从未射击过,马上便被调到荷兰作为司徒登第1伞兵军团的预备队,司徒登又叫海德特增援瓦尔兹支队,希望艾伯特运河沿线增加的兵力能将英军的桥头堡逐退,或至少能阻其扩张。

海德特跟瓦尔兹支队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海德特在到达三天之后便遭遇到沿路强大的英军战车部队,而顶头上则看到数百架运输机和滑翔机低飞而过,将部队送到他的远后方去。这些飞机中有许多都载着过去和他交过手并为他所深深记得的领导者——强森、易威尔(Ewell)、以及在诺曼底由泰勒所率领的第101空降师的其它伞兵。

泰勒的飞机通过德军前线的时候,他与卡西第站在舱门口,注视着他所负责的恩和芬 — 威克尔第那一段十五哩长的公路。这一段路就被称为「地狱大道」( Hell's highway )。在他脚下五百呎的土地,是一块地势低洼而平坦,大部分都是沼泽湿地,溪流河道围绕着这片土地,其中的地形要点便是河川障碍上的桥梁。成排的灌木和树林,像是诺曼底的藩篱一样,将视界缩短到只有数百码,车辆离开公路,马上便陷入泥沼。这种地地形易守难攻。

泰勒的任务,乃是将负责地区内唯一的一条公路上所有桥梁完好无损地夺取下来,并予以掩护以供挺进中的英军第2军团使用。这也就是说该师要沿这十五哩长道路的两侧展开并向路侧扩展相当距离,使敌人的炮火射不到桥梁。即使部队必须作广阔疏开到各个目标上去,泰勒还是坚持起初要采取密集降落,只在三个分开的投落区降落 — 辛克的第506团在南,迈克里斯的第502团在中央,强森的第501团在北。辛克占领藏恩( Zon )附近威廉明娜( Wilhelmina)运河上桥梁,迈克里斯占领滑翔机的着陆区,占领在圣奥丹乐德的多美尔河(Dommel River )桥以及靠近贝思特( Best )在威廉明娜运河上的两座小桥。强森则占领威廉斯( Willems )运河上及在威克尔的埃河( Aa River )上的桥梁。

各投落区都容易寻找,面积相当宽,且离道路不远。泰勒在绿灯一亮便行跳下去,并且看着全师在三个投落区跳伞,彼此都可以看得见。飘向藏恩上空的伞兵,发现德军战车八辆在他们下面沿路行驶,英军台风式战斗机低空进入,用火箭将其击退,伞兵们在空中为之喝采。辛克所属到达之前,德军已将藏恩的桥梁炸毁,但是第二天第506团便设法在恩和芬占领了四座完好的桥梁。迈克里斯对贝思特附近的两座桥梁却遭到了麻烦,因为守军极力顽抗争取时间将两桥炸毁为止。强森占领了威克尔数座桥梁,虽然他的一个营距离预定投落区差不多偏西5哩。

第二天,第327滑翔步兵团出发时搭乘滑翔机450架,仅到达428架,人员到达计有两个营以上。泰勒组成一支特遣部队,由副师长希根斯(Gerald Higgins)统率;该特遣部队计有第327团并加上已接战中的第502团两个营,其任务为扫荡西侧。希根斯并且借到英军战车一营以及附近的一些英军炮兵部队。到D+2日终止时,他报告歼灭了德军三百人,并且说对于战俘一千四百人的处理甚感棘手。这些战俘大多属于波帕(Walter Poppe)将军的第59师,原是司徒登令他夺取贝思特附近各座桥梁的。

空中突击发起后只不过两小时,德军第1伞兵军团司令司徒登便从一架打下的滑翔机中取得了一份盟军的作战命令。他立刻携带这份命令到安恒附近的B集团军总部去见总司令莫德尔(Walter Model);策划德军的反攻:他们要守住尼美根的桥梁,对敌人突破部队的两翼攻击,以阻止空降和战车部队的会师;同时第9和第10党卫军(SS)战车进击并歼灭第1空降师于安恒。在德军的将领中,司徒登比任何人更熟悉荷兰,也了解空降部队的重大缺点—诸如在地面上欠机动以及缺乏重武器。莫德尔选择了安恒作为党卫军装甲部队一部的整训地区,这支党卫军装甲部队预定使用于即将到来的亚耳丁攻势作战。安恒之战的结局,多少靠点运气的帮忙,而司徒登很快看清了奈美根桥有增援的必要,和他派在那里的部队的卓越防御,当然也有影响。

D+2日傍晚,泰勒在他的地区内第一次遭到强大的德军反击。波帕将军以第107战车旅自东面攻击藏恩。当泰勒带领增援部队到达并亲自指挥逆袭时,波帕的部队和战车已前进到能够对该桥行直接射击的距离。德军战车一辆被泰勒仅有的一门57公厘战防炮击毁后,全部旋即退却。

迄D+2日终止时,第101师状况良好,滑翔机团到达后,泰勒总共有11个营的兵力保持这15哩长的公路畅通,而英军的装甲纵队正节节进逼,通过恩和芬与威克向奈美根的第82师接近。

奈美根以南第82师地区方面,盖文在他前后三次战斗跳伞中,首次降落在他所希望的地点。盖文的任务是夺取格纳夫附近马斯( Maas )河上的以及尼美根附近瓦耳( Waal )河上的各桥梁, 并夺取、编组、及防守格罗斯必克(Groesbeek )附近的高地。随同盖文一起的是空降军军长 — 英国的布朗宁(Browning )将军。

奈美根一带的地形并不是和泰勒在恩和芬所遇到的那种平坦开阔地一样,一条只有150呎高的低矮多砂砾山脊,经奈美根沿南南东的方向延伸约七哩,然后转折向东进入德国森林中。这条山脊瞰制了周围好几哩的地形,而对于奈美根地区的防御是绝对重要的。两条东西向的水障通过尼美山脊两端的低地:即尼美根市的瓦尔河以及山南端的马斯河。这两条大致平行的河流由马斯 — 瓦尔运河相连通,这条运河自北向南沿山岭西面的低地流过。布朗宁告诉盖文,要想占领在奈美根横跨瓦尔河那座九百呎宽的桥,必先确实控有这条山脊线。

山脊以东是德境森林区,这是一片乌黑浓密的森林区,也是在师侧翼一带相当危险的地带,德军可能用作尔后反攻的最佳集结地区。所有的水道上都有桥梁,盖文决定先取这条山脊,然后攻取南边跨马斯河的各桥梁,再其次才是马斯—瓦尔运河上的各桥梁,奈美根桥则只有留待以后。

第82空降师的跳伞实施情形良好,集结也顺利,各团纷纷报告,最初目标俱已占领。陶克尔( Reubon Tucker )的第504团降落在山脊的西边,占领了在格纳夫棋跨马斯河的一千八百呎长的公路桥,并且当第504团的人员正向马尔登桥接近,该桥即被德军炸毁之后,而于入夜时占领了侯门( Heumen )的运河桥。艾克门的第505团在奈美根山脊南边角上靠近莫克( Mook )的地方跳伞降落,并在附近高地占领阵地,封锁自德国森林来的主要接近路线。林奎斯特的第508团在更北面沿山脊东边在伟烈( Wyler )附近着陆。林奎斯特曾受命攻占奈美根桥,他还有好些其它任务尚待完成。他派遣一个营越过山脊向西占领哈特( Hatert )的公路,另一营向毕克( Beek )从西面切断奈美根的通路,第三营向奈美根的南市界处进发,以便在那里从事夺取该桥的准备。所有这些任务均在日暮前完成。

约在入夜时,盖文令林奎斯特攻占大桥。据荷兰地下工作人员报称仅有一很小的德军单位守那座桥。此时林奎斯特已经开始以一个排兵力的斥候,向南端搜索。现在他又以两连兵力进城发动攻击,希望出其不意的一举攻下该桥。但是有一个连迷路,另一连按时到达桥南端两条街的一处地方,就听到有一队德军卡车到达桥的那一边-——这就是司徒登自安恒仓促集结的增援部队。林奎斯特所部发起攻击,但被逐退。

荷兰地下工作人员那时曾引导一队兵斥候到达奈美根的邮政大厦,并且告诉他们隐藏着的爆炸线路控制板的地方,斥候长亚当斯上尉占领了该大厦,并将线路毁掉。德军包围了该大厦,而亚当斯固守了三天,直至救援部队到达。D+1日早晨,第508团的一个连曾企图占领该桥,但是也被猛烈火力所阻止。于此同时,盖文的东侧翼已形成威胁,有两营的德军后方地区部队从德国森林区出现向格罗斯必克( Grosebeck )城进发。林奎斯特在这段地区只有一连多兵力,但是滑翔增援的部队可望于中午到达。林奎斯特和艾克门各派出一个连到投落区去,这些久经战场的伞兵予德军以惨重打击,将其逐退,区内敌人全部肃清;此际第一批滑翔机刚好在西南天空出现。滑翔机在格罗斯必克上空与拖曳机脱离后,盘旋而降;这批滑翔机共有四百五十架,构成一幅「百鸟归巢」的景象。所装载的是滑翔步兵团的两个营,以及师炮兵及其余部队。

有了这些增援部队,又鉴于D+1日的下午状况大致平静,盖文便决定派遣陶克尔在当晚攻取奈美根桥。但是,当他把这个计划报告白郎宁将军的时后,白郎宁要他稍微等待,并说,由于东侧的威胁仍然存在,故应先行巩固师的现有阵地为宜。白郎宁与盖文两人对在德境森林区内兵力不详的德军仍很关注,但是当天在奈美根另有一件小事,使这两位将军难于释怀:荷兰地下工作人员利用商用电话报告盖文说:「安恒方面的德军将英军击败了。」结果证明这项消息是正确的。

第一空降师的任务便是占领安恒的各桥梁,并在下莱茵河的北面建立一个桥头堡,使地面部队可以自该处向德国北部平原进出。第1空降师久已渴望一战。当盟军横扫法国时,该师均接到通知准备遂行那些半途而废的计划,各部队均经过任务提示,而且都要上飞机了,就在最后一分钟宣告任务取消,这种情形共有四次之多,主要为了这个原因,师长奥古卡少将便毫不犹豫的同意了使用他所属部队的计划,虽然有些事情并不如他的意。

奥古卡身躯魁伟,但性情温和;他以深具步兵作战的实学,并能在炮火连天之下保持冷静出名,所以他虽然不是伞兵出身,以及队伞兵的战法战术所知有限,还是调他担任师长。因为伞兵空降着陆之后,便从事和步兵一样的战斗,奥古卡对于空降阶段虽然缺乏经验,但不算是一个很大的缺点。奥古卡比起他所属伞兵旅旅长来,作风较缓慢而考虑较多。此外,他自知对伞兵作战是门外汉而有点自卑。但是在他是新手这一些小问题之外,他能看出攻击计划所含有的比较严重的问题,军长白郎宁也是奥古卡的朋友,在看到蒙哥马利的攻击构想时,曾以预言家的口吻说过:「恐怕我们多走过一座桥了。」尽管奥古卡因为被摈于许多计划之外而有点着急,并亟欲把他的一师人参与作战,他还是有些担心。

当然,首先便是没有时间从是准备,当他街道有关这次行动计划的通知时,距离D日仅仅只有六天——对于实施地面攻击的地面部对来说,时间不算少,但是要计划一个师及其支持的协同空运事宜,便很仓促了。

其次就是目标附近地区的问题。据通过安恒上空深入内地目标实施轰炸的飞行员一再报告,该城四周高炮火力日益增强,因此皇家空军的参谋人员坚决反对说,如果运输机一定要从安恒上空通过,损失一定很大。由于这项反对意见,以及该桥附近缺乏良好投降区,使奥古卡采纳了以乌斯特毕克( Oostubeck )西边作为降落和集结区,那里距他的主目标——城南端一座一千九百呎长的公路桥——约有七英哩,为了确保这次作战进行顺利,各单位都能完全集结,他愿意接受把投降区选在目标两边相当远的地方,从投落区走到目标要多费时亦在所不惜。这项选择还迁涉到另一项牺牲,因为飞机不够分配,空运需持续三天,而在这段期间内,投落区必需予以固守。担任守备投落区的部队,因为距离太远不能指望再担任其它任务。在D日空降的两个旅,一个要留下来据守投落区,只有一个旅单独向目标攻击。

空降可说非常理想,伤亡甚少,抵抗也不大。两个营立即向安恒北面的桥梁和山脊进击,但是两个营都在到达目标的半途,被德军武装亲卫队第9SS和第10SS装甲师的部队所阻。由佛罗斯特所指挥的第三伞兵营潜向南在河流和敌人之间的地区移动,并继续向桥梁前进。佛罗斯特企图以第三连先攻取铁路桥,但是该连还在途中,桥梁便被炸了。当第二和第三连都被制压时,佛罗斯特继续带着第一连攻击前进到达北边桥础部。他在这里构筑工事防御,后来第二连的一部、师搜索营的一部、第三营第三连的少数人员,以及二十五名工兵都来归了。他的兵力总计大约有三百五十人,但没有重兵器防御附有战车与自走炮支持的德国步兵攻击。天黑以后,佛罗斯特好几次想攫取桥的南端,将桥两端的防御连成一体,但是他那薄弱的兵力每次均被击退。

到D+1日天明的时,英军的情况已形恶劣。佛罗斯特被困于该桥,各着陆区都遭受很大的压力,北面来特杜( Tettau )师向北面来,装甲师则自东边进逼。第二批空运因为英伦上空的坏天气而延迟,大约在下午二时始到达。其中包括第4伞兵旅,以及滑翔旅所余的一部份和一些师直属部队。此时德军方面知道了运输机的进路,于是严阵以待。沿路高炮火力猛烈,而且半个投落区都被德军步兵所占领。

伞兵和滑翔步兵再德军浓密的炮火下在地面集合,兵将敌人赶出投落区。于是以一个伞兵营和一个滑翔机营攻向桥梁,至于第4伞兵旅所余的一部,便和前一天赖伯力( Lathbury )营一样,向城北的高地攻击。他们也被阻遏。到十九日入夜时,奥古卡又把他的伞兵抽回来,在投落区与目标区之间,构成一狭小的外围防御,遭受从四面来的猛烈攻击。

通信失灵是最严重的问题,部队间彼此无法通话;没有人能和战斗机及补给的飞机连络,与盟军及英伦方面的连络也断了。战斗在无线电静止状态中进行,即使师的各直属营彼此也失去连系。攻击行动无法统一,战斗机的空中支持简直没有,载运补给品的飞机是按照好几天以前的指示空投的——使百分之八十的补给品落入德军手里。奥古卡由于太在前方而暂时和师隔绝,二十四小时以后才找回来,发现他的部队在作殊死战,而佛罗斯特则在安恒桥独力作战。

三座主要桥梁,只有恩芬桥到十九日晚间才得手。奈美根和安恒方面,桥梁争夺战仍继续进行中。沿海岸的天气都转坏。在D+2日,盖文预料第325滑翔步兵团将不能飞入空投堡,结果证明他是对的。那天布雷顿不想使用北边的航路,因为他判断,德军可以集结的游动高射炮,一定会沿着那条航线等候他的飞机进入,所以他建议使用南边较安全的航路,他对这一条线的经验较多,但是南线天气转坏,飞机无法通过。老天爷好像有意开玩笑,北边航线天气较晴朗,但是为时太晚,无法改变计划。

盖文又向奈美根桥再试行攻击,这逼次是使用他所属的第505团的一营伞兵,以及爱尔兰禁卫师借给他的一个战车营。攻击比前一天要强烈的多,然而仍被守桥部队所击退。

在以后两天内,恩和芬和安恒之间的公路上战斗极为惨烈,在反复攻击与逆袭之下,盟军陆空突击的初期锐气已经衰竭。经过五天艰苦的战斗,三个空降师师长都发现情况严重。阿洛克( B.O.Honock )将军的第30军因为受机动空间的限制、德军防守坚强、以及在密接空中支持协调等阻碍缺乏进展极为缓慢。奥古卡被赶到安恒西边乌斯特毕克村和黑威多普( Heueadorp )渡船头负隅抵抗。盖文尚未能夺取奈美根桥。泰勒的部队在恩和芬至格纳夫的公路上展开达十五哩,监视着德军自公路两边向其进逼。

泰勒的第101空降师方面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似乎在威克尔附近增强之中,强森在该处严密控制住第501团,静待情势的发展。强森所属各营长被控制住困于道路附近,甚感不耐,他们要出击显然在他们的两侧从事攻击准备的敌军部队。

金纳德( Harry Kinnard )中校现在指挥第501团的第一营,两天来都在要求强森让他移动到路的西边去,攻击刚好在射程外正在

二战中“市场花园”行动的详细内容

“市场花园”行动(Operation Market Garden)在军事史上是独一无二的。它是最大规模的空中袭击。1944年6月盟国诺曼底(Normandy)登陆以后,联军在英国马歇尔蒙哥马利(Marshal Montgomery)的指挥下发动了又一次驱逐德国侵略者的攻势。目标是从比利时经阿纳姆(Arnhem)到Ruhr地区,为了给德国军事山帆工业造成短期停滞并为随后进军首都柏林做准备。 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后,到1944年9月已推进到德国西部边境。德军退守预设在西部边境的“齐格菲防线”。随着盟军补给线的延伸,后勤供应呈现严重困难局势。加上德军依托"齐格菲防线",抵抗随之增强,致使盟军的推进出现停滞状况。为配合地面部队顺利越过下莱茵河,占领德国的主要工业基地鲁尔并为抢占柏林创造有利条件,盟国欧洲远征军最高司令部决定于1944年9月17日至26日在荷兰阿纳姆地域实施空降战役,代号“市场”,与地面部队代号为“花园”的作战计划合称为“市场-花园”行动计划。 战役计划企图是用空降部队在德国北部平原 开辟一条狭窄的走廊,供盟军第21集团军群突贯。即以空降部队组成“地毯式”的进攻为前导,夺取荷兰主要河流:运河、马斯河、瓦尔河和下莱茵河上的主要桥梁,并挖壕固守,以保障盟军沿着空降兵所开辟的狭长走廊,顺利通过侍唯缓江河障碍,直抵阿纳姆。在下莱茵河北岸夺占登陆场,以便为尔后的进攻创造条件。 执行这次战役的是美国布里尔顿中将率领的盟军第1空降集团军。该集团军于1944年9月1日新成立,副司令为英国的布朗宁中将。各师的任务是:美国第101空降师夺取艾恩德霍芬和赫拉弗之间公路上的要点,第82空降师夺取奈梅亨和赫拉弗的桥梁,英国第1空降师夺取阿纳姆的桥梁,波兰第1伞兵旅对英国第1空降师进行增援,随后,英国第52步兵师将空运到阿纳姆,加入巩固桥头堡的战斗。 1944年9月17日上午10时整,由1131架战斗机、1545架运输机和478架拖曳滑翔机组成的盟军空降兵编队从英国南部的24个机场起飞,沿两条航路飞向北海。第一次空降后半小时,“花园作战”行动开始进行。英军爱尔兰禁卫装甲师对德军发起了地面攻击。德军因为两个团被打散,彼此之间又无法进行通信联络,防线开始崩溃。 美国第101空降师负责的恩霍芬-威尔第一段15英里长的公路。这段被称老模为“地狱大道”的土地是一块低洼平坦的沼泽地,成排的灌木和树林将视线局限在几百码的距离之内,一旦车辆离开公路,便马上陷入泥沼。师长泰勒的任务是负责把该地区内唯一的一条公路上所有桥梁完好无损地夺取下来并予以掩护,以供挺进中的英军第2军团使用。在101空降师到达之前,德军已毁掉了部分桥梁。但第二天美军便设法占领了四座完好的桥梁。在这前后,美军第82空降师也在泰勒南边不远的地方空降成功。 空中突击发起后不到两小时,德军第1伞兵军团司令司徒登便从一架击落的滑翔机中获知了盟军的战略企图。他还认识到:雷玛根桥是此役胜负的关键。入夜时分,第82空降师师长盖文下令攻占大桥。但当美军的一个连到达桥南端时,正好听到德军卡车到达的声音——德国人的援军到了。此后,美军多次组织突击行动,但均以失败告终。 “市场行动”实施一天后,英军陷入了四面楚歌。而此时的德军由于已经掌握了盟军运输机的飞行路线,因而在沿途布置下了高炮火力,并在预定空投地区设下重兵。此时,更严重的问题发生了:空中支持濒于瘫痪,英军的攻击行动无法统一指挥。 此后几天,雷玛根桥、恩霍芬和安恒的战斗极为惨烈,在反复攻击与德军的反击之下,盟军突击的初期锐气已丧失殆尽,德军的攻势反而越发强烈了。而突击在最前方、负责夺取阿纳姆大桥的英国第1空降师和波兰伞兵旅在得不到任何援助的情况下,损失更加惨重。9月25日晚,被围在安恒的英军开始在瓢泼大雨的掩护之下进行撤退。 空降没有达成预定的主要的战役目标,是一次不成功的战役。作战持续10昼夜,盟军伤亡惨重,空降兵总共伤亡1.47万人。英国空降兵损失最大,伤亡6800人,被俘6000人,美国第82空降师伤亡3400人,第101师伤亡3800人,波兰第1伞兵旅伤亡700人。德军仅伤亡3300多人。 损失最大的英军空降第1师撤回英国整编。此战结束后,美军第101师、第82师和英军第1空降师在二战中都再未进行过空降作战。“市场-花园”行动也因此成为二战中大规模空降作战的绝唱.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花园市场"是指什么?

二战中规模最大的空降战役——市场花园战役

1944年6月6日盟军登陆诺曼底开辟第二战场后,为求尽快击败纳粹德国,结束持续多年的战争,遂由英国蒙哥马利元帅向艾森豪提出代号市场花园作战(Operation Market Garden)计划。本计划的提出,一方面是因为蒙氏与美国巴顿将军的竞争,由于巴顿所率之美国第三军进展迅速,使蒙氏吃味,他不赞成艾森豪威尔坚持的广正面进攻策略。另外一个原因便是希特勒对英国本土实施飞弹攻击(指V2火箭),情报指出火箭发射地点可能位于荷兰境内,为免除英国国内的舆论压力,丘吉尔亦赞成此一攻击计划,以消除飞弹威胁。

市场花园作战,其中市场指的是空降部队;花园指的是地面部队。计划中以三支空降部队分别是美国第82空降师及101空降师,与英第一空降师组成第一空降军团。由伞兵们先行空降敌后占领横跨莱茵河上的五座大桥,巩固后待装甲部队抵达会罩启合,再一举进入德国边境,然后主力将扫向鲁尔工业区,使德国失去经济命脉而提早结束战争。

市场花园具体计划:盟军第1空降集团军(辖美国第82、第101空降师,英国第1空降师,波兰第1伞兵旅,司令为L.H.布里尔顿中将)在地面部队发起进攻前30分钟,沿艾恩德霍芬至奈梅亨、阿纳姆公路空降2个师,在阿纳姆空降1个半师,以夺取威廉敏娜运河、南威廉斯运河、马斯河、马斯河-瓦尔河运河、瓦尔河和下莱茵河上的桥梁,另留1个师机动,待占领机场后再向阿纳姆空物烂如降(代号为“市场“),保障地面部队(登普西的第2集团军向阿纳姆进军,与空降部队会合;霍德罗克斯第30军的一个半装甲师,2个半步兵师担任主攻先锋部队;第12军的一个装甲师,2个步兵师负责掩护30军的左翼;第8军的一个装甲师,一个半步兵师保卫30军的右翼)前出到下莱茵河右岸(代号为“花园“)。空降兵从英国起飞,采用两条航线分三批空降。这些部共15万人。

此计划是美英争夺军队指挥权,和物资分配使用的产物,蒙哥马利的真正的目的是柏林,在占领阿纳姆后,让手下的第2集团军及4个半空降师绕过鲁尔区的北部,越过德国北部平原直扑柏林;霍奇斯的第3集团军从东路经亚琛抵达科隆,由南面保卫鲁尔区,与登普西会师后进攻柏林。

这个计划刚开始就遭到了美军将领的激烈反对,布莱德雷认为这个计划充满诡计和欺骗,冒险战略,简直不象是出自极端保守的蒙哥马利之手。但由于来自盟国高层的压力,艾森豪威尔遂同意此一计划。但是事与愿违,由于过份乐观,蒙哥马利麾下的情报部门忽略荷兰境内有武装党卫军装甲部队驻防之情报,还有开战后各部队联络协调问题,致使战役最后没有成功。

9月17日12时30分~14时05分,约1550架运输机和近500架滑翔机载运各空降师突击梯队空降,掩护兵力为1113架轰炸机和1240架战斗机。18日,1360架运输机和1203架滑翔机空运各师的后续梯队。美国第101空降师在费赫尔地区空降,当日夺取附近南威廉斯运河大桥并攻占宗镇,18日与地面先头部队会合,日终前攻占艾恩德霍芬。美国第82空降师在赫拉弗地区空历郑降,当日夺取马斯河和马斯河-瓦尔河运河大桥,19日与地面先头部队会合,20日日终前夺取奈梅亨附近的瓦尔河大桥。英第1空降师在阿纳姆地区空降(离预定目标12英里远,要徒步去占领大桥),遭德军装甲兵和步兵猛烈反击,未能夺取下莱茵河大桥,被迫转入防御。该师后续梯队及21日在下莱茵河南岸空降的波兰伞兵第1旅,遭德军大量杀伤。25日夜,该师向下莱茵河南岸撤退;次日拂晓,未渡河的6000余人被俘。此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大的空降战役,盟军出动运输机5500余架次,滑翔机2400余架次,在敌后空降3.5万余人、火炮568门,车辆1927辆、物资5230吨,空降兵损失约14700人,德军损失3300人。盟军因错误估计德军在阿纳姆地区的兵力,空降地域距目标过远,地面部队进展缓慢等原因,没有达到预期目的。转自铁血

在电影《夺桥遗恨》中,空降在阿纳姆的英国空降第1师一直和该师空降到莱茵河大桥的一个营联络不上,致使该营(营长由安东尼霍普金斯扮演)在坚持到7天后大部被歼灭,而且和地面其他部队联络不上,也无重武器,弹药,补给短缺,再第九天后被迫后撤(这时地面部队仅距他们1英里,而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后撤),在丢下重伤员和牧师后,全师撤退到后方,该师也在战役结束后仅剩下2000余人。

这次战役一开始就是个错误,首先是此次战役计划的提出完全是英军对指挥权争夺的产物,再有就是战役准备不充分,这在战役开始后暴漏无遗,比如,联络通信(在空降之后的联络问题,使担任火力掩护的装甲部队也未与空降部队会合)火力支援,后勤准备(前线部队等过河的冲锋舟耽误了一天时间)等等,又因为英国国内的天气阻碍空投计划,还有就是英国人的保守,明明英军装甲部队冲垮了德军的第一道防线,可是不继续加速推进,与空降部队汇合,就在原地等什么步兵,照本宣科,贻误战机(美军指挥官都看不过去了,问为什么不走,被包围的可是英国人,那个英国军官说我听从命令,没有命令我不能前进)致使德军从容的调来增援的部队组织防线,党卫军装甲部队困住了英空降1师,攸关全局也是计划中最遥远的安恒大桥始终不能固守

介绍一下二战的市场花园战?

市场花园行动(Operation Market Garden 1944年9月17日至9月25日)在军事史上是独一无二的。系指盟军在颂敏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所发动的一次作战。它是规模第二大的空降凯樱拍作战,盯羡配合地面装甲部队快速移动的协同作战。

二战中的市场花园行动是怎样的?为何会失败?

说起市场花园行动,相信了解或山过二战史的小伙伴们都不会陌生了。市场花园行动是盟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次非常重要的行动,因为这是盟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主动发起的第一次作战行动。此次作战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空降部队的奇袭,配合地面部队快速移动协同作战,目标是夺取荷兰境内主要河川上仍由德军控制的一系列桥梁。那么现在我们就一起来对这次行动进行了解下吧。

1944年6月,欧洲盟军在欧洲大陆成功开辟第二战场后,对德军的战略反攻进展非常顺利,特别是第3集团军司令巴顿指挥的部队在法国势如破竹,使盟军上下普遍认为取胜只是时间问题。到9月初,欧洲盟军司令部的情报摘要中充满了乐轮携观情绪。然而,9月底欧洲盟军地面部队的推进距离已经超出后勤补给的有效范围,因为德军依然控制着安特卫普港附近地区,所以连续作战后已经十分疲惫的部队不能通过港口获得足够的补给,使得欧洲盟军的反攻逐渐力不从心。

这种境况使欧洲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十分被动。如果部队此时暂停战略追击进行休整,德军可能会很快恢复元气。如果坚持追击,势必要冒一定的风险。他必须要在英军第21集团军司令蒙哥马利所部和美军第3集团军司令巴顿所部的两个主攻方向中做出选择,因为欧洲盟军所剩的补给仅够确保一个方向。艾森豪威尔最终选择了在英军第21集团军的方向进行主攻。

根据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情报历史研究专家莱曼.克尔克帕特里克在其著作中的记载,蒙哥马利的作战计划新奇而且大胆,他希望一举穿越阻隔西面盟军和德国重要的鲁尔工业区之间的所有水上障碍,从北面绕过德军纵深的齐格菲防线,打开进入北德平原的通途。这个计划与艾森豪威尔的战略构想十分吻合,因为一旦跨过下莱茵河,德军将无险可守,德国的心脏地带将完全暴露在欧洲盟军面前。然而,盟军攻击路线所经过的地区地形复杂、河流众多,特别是沿途的多座桥梁,将是盟军进攻部队的必经之处。如果德军大举增援并成功扼守这些交通枢纽,盟军将无法前进,甚至有被分割包围的风险。

尽管如此,一向以作战风格稳健著称的蒙哥马利此时却甘冒风险。他计划使用空降部队采取“蛙跳”战术发起进攻,依次在63英里的战役纵深上从埃因霍温、奈梅根和阿纳姆3个地域实施空降作战,夺取莱茵河、瓦尔河上的重要桥梁,然后地面部队从正面突破,沿着空降部队夺取的交通枢纽一路推进至德国边境。整个作战计划由两部分组成。空降作战行动的代号为“市场”。

1944年9月17日,欧洲盟军实施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空降作战行动,总共动用5000多架运输机、2613架滑翔机,还出动了5700多架次的轰炸机、战斗机和其他近距离支援飞机。空降部队从英国多处前线机场起飞,采用2条航线分3批空降,成功夺取了预定攻击路线上的多处渡口和桥梁,占领了宗镇、埃因霍温、奈梅亨。地面部队在推进途中虽然遭到德军层层阻击,但仍在19日与空降部队会合。然而,英军第1空降师在阿纳姆地区空降后,出乎意料地遭到了2个德军装甲师的顽强反扑,第1空降师和后续空降的波军第1伞兵旅伤亡惨重。正面进攻的英军地面部队最远到达了莱茵河下游的德里尔渡口,但因空降部队已经被击溃,最终放弃了对阿纳姆大桥的继续进攻,盟军被迫转入全面防御和撤退。

在经过10天的苦战后,欧洲盟军于9月27日承认“市场-花园”行动失败。空降部队虽然成功夺取了一些预定目标,但未能占领对整个战役最为关键的阿纳姆地区。德军在初期丢失多处战略要地的情况下,动用装甲部队展开反攻,迅速击溃了盟军的空降部队,同时成功地迟滞了盟军地面部队的攻击,取得了最终胜利。在这次战役衫桐中中,盟军损失1.7万多人,而德军仅伤亡3300人。光空降兵部队就有6000人被俘,2000人战死,当时的尸体飘满江面!

请详细的介绍下后花园行动

市场花园作战 市场花园作战 1944年九月十七日(星期日),就西欧的标准说,那一天是飞行的好日子。到上午九时,英国到处机场的雾已散,欧洲大陆的云高保持在五千呎以上。天刚破晓,数百英、美战斗机和轰炸机便起飞升空,编队向海峡飞去。此时英军第2军团正攻入荷兰,向莱茵河下游推进。那时空军的地上目标便在第2军团的北部。 这就是「市场作战」(Operation Market)的开始,自从三年多前德军攻占克里特岛以来,这是军事上第一次主要的昼间空中突击。当蒙哥马利的第2军团以空降攻击作先锋向前推进时,第1、第2和第7军团的补给,祗能维持在最低限度,英国第2军团要跨过阿伯特和埃士考特(Escaut)运河向须德海(ZuiderZee)推进,截断在荷兰西部的德军。这地面作战部分称为「花园作战」(Ope-ration Garden )。艾森豪威尔想深入这些低地国家,夺取莱茵河上的桥头堡,以解除安特卫普(Anturerp)的压力,同时他想是否有此可能保持攻势的冲力,越过法国,进入北瞎并念德的开阔平原。这次对于德军残余抵抗力量的考验,可能成为大战中在西欧的一次决定性会战。蒙哥马利准备在一个非常狭小的正面推进,这是一个大军团从未如此尝试的;事实上,他将整个军团沿着一条道路经恩和芬(Ein-dhiven)、圣奥丹乐德(St Oedenrode)、威克尔(Ueghel)、乌登(Uden)、格纳夫( Grave )、奈美蔽樱根( Nijmegen )、 安恒( Arnhem )、和阿拍顿(Apeldoorn )等地,或者从此进入德国。伞兵部队的任便是要占领沿路磨困各桥梁,并保持畅通。 战斗机渡海进入荷兰境内之后,全部降低至树顶高度,沿着从英军地区向北走经格纳夫,并于奈美根越过瓦耳河而进入安恒的干道轴线,搜索并攻击各高射炮阵地。轰炸机则继续攻击德军在里瓦顿( Leeuwarden )、史甸威克 ---- 哈耳特( Steenwijk-Hauekte )哈普斯顿( Hopsten )以及萨尔伯根(Salzbergen )的战斗机场,所经之处都是火焰冲天,跑道上弹坑累累。 早上十时正,伞兵部队和滑翔部队从英国南部中央地区的二十四个机场起飞。运输机群拖着滑翔机在跑道滑走,冲向晨空,空中祗见爬高和转弯的飞机。担任掩护的战斗机就有1131架,运输机1545架,另外拖曳滑翔机478架,编成机队,沿两条航路向西飞向北海,在这些编队机群之前二十分钟,有6架英军和12架美军的空降导航组飞机,运送导航人员前往标示着陆区。盟军伞兵有两万人,流着汗挤在帆布坐椅上,每一个全身都挂着各式各样的背带、套带、子弹简直弄不清有多少,而每一个人内心理思潮起伏,迷惘不安,他们正向着荷兰进发。全部作战需要空运三万五千人参加战斗,支持运输机二万五千架次,及滑翔着陆二万四千次。 空军机群分成两个庞大的梯队:北面一路载着第82师和英国的第1空降师经荷兰的舒文( Schouwen )岛直趋目标区,第101师所使用的在更南面的另一路,经过此利时。每一梯队飞机分成三路,左右两路各距中央一路一英哩半,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飞机机群,同时一次装载三个空降师参加作战。 自美军第九运兵司令部及英国皇家空军第38和第46大队调来的运输机,都是曾经诺曼底登陆及法国南部作战的飞行老手。第82空降师的伞兵部队刚从大不列颠各训练基地受训回来,士兵已有过在西西里、意大利和诺曼底作战的经验。第101师也是诺曼底登陆的老兵、并且自从七月下旬便为了此次跳伞从事训练。英国的第1空降师,自从在非洲、西西里和意大利作战回来后,已有了近九个月的时间整备。至于担任预备队的波兰第1伞兵旅,在英国己准备了两年,以便返回欧洲大陆。 机群越过比利时和荷兰的上空,没有有受到德国战斗机的扰乱。高射炮火出奇的轻微,载着第101空降师的南方梯队,遭遇高射炮火比较多,北方梯队可以说几乎一点也没有。途中美军损失运输机三十五架和滑翔机十三架;英军机队在途中没有损失。 原来的计划是将三个伞兵师投落在英军第2军团的主要攻击路线前面,占领重要地型和桥梁,以泰勒的第101空降师在前方十五英哩外的恩和芬降落,盖文的第82空降师则更向前三十英哩在奈美根降落,奥古卡(R. E. Urquhart)的第一空降师则占领安恒,也就是更北十二哩。第30军于空中突击开始半小时以后发起攻击,以爱尔兰禁卫装甲师为先头部队,使用一路纵队队形沿干道前进,依次与各空降师会师,伞兵部队然后保持道路畅通,该军向前进逼,在安恒渡过下莱茵河建立桥头堡,并准备继续向德国境内进军。 这个大胆的计划在构思时,正是对德军作大规模持久追击达到最高潮的时候当时将溃败的德军部队驱逐回到了他们的国境,而盟军攻击部队运动神速,地面部队可说是长驱直进,攻无不克,因此空降预备队参战的计划均一一作废。在布雷顿的盟军空降第1军团成立后六星期内,该部参谋人员曾经拟订有十八个不同的作战计划,因为地面先头部队不断推进,祗好一一予以取销。空中突击所选择的目标包括从荷兰的沙特尔 ─ 兰布叶( Chartres-Rambouillet )以迄德国境内的梅因斯(Mainz) 与曼汗(Mannheim)等不下十余处。 这些计划的一再取销,缺少远程计划指导当属主要原因。这些空降作战计划都是高级指挥机构的低阶基层人员所构想而成的。布雷顿后来指出,空降部队的作战目标,与所有地面部队行动相配合等,都应该由艾森豪威尔及其参谋人员决定才成。事实上,布雷顿却须协调其它军团司令纔能决定他的计划,但是各军团司令都把他看成和他们在争运输机。有一位高级参谋官和把当时的共通意见告诉布雷顿,他说:「你们这些家伙在那里飞来飞去,小心出麻烦,如果要我们替你们解决困难,供应你们,养你们,那我们也许达成不了我们的任务,你们其实可以坐在后方并补充我们,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帮你们呢?无论如何,如果战况艰困,艾克会给我们一两个师的 ─ 也许就把你们的一两个师给我们。」各军团司令对于当前如何使他本身分散甚广的部队得到补给的问题比较关切,至于空降作战,可能将珍贵的飞机抢走,当然就没有多大兴趣了。

以上介绍的市场花园行动为什么叫市场花园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市场花园行动为什么叫市场花园呢、市场花园行动为什么叫市场花园的信息别忘了关注本站,并进行分享喔。

本文地址:http://www.786o.com/baike/23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