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爽握有兵权为什么还被司马懿杀了?(曹爽是怎样从司马懿手中夺取兵权的?)

2023-05-19 00:25:24  阅读 70 次 评论 0 条

今天小编给各位分享曹爽握有兵权为什么还被司马懿杀了?的知识,其中也会对曹爽是怎样从司马懿手中夺取兵权的?进行解释,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和分享哈!

本文目录一览:

为何历史上曹爽最终被司马懿处死呢?

最近在优酷视频上热播的历史剧《虎啸龙吟》,喵喵们你们有看吗?喵喵最喜欢演司马懿的吴秀波,还有他的二夫人张钧蜜,你们呢?

当身为魏国大将军的曹爽向司马懿低头的那一刻,实际上整个魏国也就名存实亡了,为何历史上曹爽最终被司马懿处死呢,是能力问题还是胡困败人品问题,谁是谁非?

一、眼高手低,好高骛远!

魏明帝曹睿病逝后,任命曹爽同司马懿一统辅政。方此之时,曹爽就迫不及待的想裤颤要独揽大权了,且压迫太后及陛下,甚至对女色沉迷。

他先是设局,让司马懿政权架空,成为太傅,乘机削去其军权。再晋升司马懿的亲信蒋济为太尉,趁机免去蒋济原执掌禁卫大权的领军将军一职,改任命其二弟曹羲为中领军,后又废除禁军五营中的中垒、中坚两营校尉,把两营兵众交由曹羲直接统领。权力越大,野心越大,处处逼人,这后续的下场也只能是自作自受罢了~

在将司马懿排挤出政治中心后,曹爽心中对权力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他先是为了建立军功,大肆征伐蜀汉,最终铩羽而归;后来又废除尺升魏国太后垂帘听政的权利,一时之间曹爽兄弟拉拢亲信,唯我独尊,狂妄不已,引起了魏国上下的不满。

二、变本加厉,众人皆怒!

为何在剧中,司马懿总是抱着一只乌龟,因为他在朝中,像变色龙一样会伪装,一样能隐忍,还要有超凡的能力。曹爽想要成为曹操那样的枭雄,权倾天下,但是,他除了在政治中就像一把钢刀,毫不避讳自己的野心和锋芒,以至于整个魏国上下都不得不和他对着干,让人看得太透,这是极为愚蠢。

在曹爽和司马懿彻底决裂,最终兵戎相见时,曹爽居然没绷住,相信了司马懿,主动放弃抵抗,请皇帝罢免自己,并向司马懿认罪投降。政治斗争,向来就是你死我活的格局,可笑曹爽竟然会相信这种小儿般的言语,他不死谁死?更何况他的对手是司马懿,如此愚蠢的行为岂能称的上一国的大将军,贻笑大方~不知道喵喵们如何认为,是司马懿的能力强于曹爽?还是另有缘由呢?

司马懿发动政变,杀掉大将军曹爽,找的合法理由是什么呢?

找的合法理由是曹爽掌握兵权意图谋反,为了保护黄帝的安危,所以才杀掉大将军曹爽。

司马懿政变杀曹爽夺权,曹氏宗亲为什么束手待毙?

因为当时的曹爽没有什么能力,优柔寡断,最后丧失了反抗的机会,只能束手待毙。

曹爽握有兵权为什么还被司马懿杀了

看这篇文章

曹操、曹丕和曹睿三代都是非常厉害的人物,只是可惜曹睿没有儿子自己也活的不长,不然曹家的政权也不会轻易就被司马懿给夺走。当时司马懿手中已经没有兵权,而曹爽握有大军,司马懿只是培养了几千死侍等待着一个绝佳的机会。曹爽的眼界不如曹丕和曹睿,这两人在位的时候都可以很好的压制住司马懿,只能说曹爽还是太嫩了。

第一、无能之辈

曹爽是个贪生怕死之人,他就没想过要和司马懿争个你死我活。高平陵事变发生后,桓范劝说曹爽把天子劫持到许昌,然后调集各路大军征讨司马懿。但曹爽犹豫不决,他担心一旦失败就没有退路了。

拖了半晚上后,曹爽把刀扔在地上表示:“即便向司马懿投降,自己也还能做个富贵人家。”恰好,司马懿也指着洛水发誓,不会杀曹爽,于是蒋济就写信劝说曹爽,表示司马懿只会罢他的官,不会杀他,只要他交出兵权,就能保全荣华富贵。曹爽一看蒋济都这么说了,就果断投降了。

第二、实力的确不如司马懿

司马懿虽然控制住了皇城,但也仅仅是皇城而已。司马懿掌握的,只不过他耍阴谋暗藏的私人部队,所谓的“死士”不过几千人。另一个方便条件,司马懿掌激如枣握了太后的话语权,因为太后没有去高平陵,而在皇城。曹爽的手里呢,有皇帝,有大将军印,有若干文武百官。俨然一个小朝廷。皇帝在他手里,意味着明正言顺,挟天子以令诸侯;大将军印在他手里,意味着掌握着全国的兵权,可以调兵勤王。如果曹爽是一个象司马懿一样有智谋的人,那按当时的条件,司马懿仅仅掌握着皇城,并不是曹爽的对手。

司马懿不论阅历和气势权谋是无能的曹爽不能比的,司马懿就算控制了很小的一部分,在当时的威望和势力,软弱的曹爽也橡谨是撼动不了,司马懿本质上以经看穿他了,根本做不了大事,是个不成器之人。爽乃明拆无能之辈,哭了一晚上,舍不得家人,又寄希望于司马懿,以为不会下杀手,只是去职位。回家后被围困,还借粮,说太傅不加害。实际上司马懿是熬鹰老手,军队实际也是其控制着,个别不服气的人也没有借口反对,也无法兴风作浪。

司马懿明明没有兵权 为什么可以篡曹爽的权

理解错误。

司马懿是夺取曹爽兵权,并非篡权,篡权只能用于臣子对皇帝(统治者),司马懿与曹爽都是人臣,不存在篡权问题。

司马懿被夺兵权之后,为东山再起,装病不出,使曹爽放松戒备,肆意游乐,司马懿趁曹爽全族外出之时,利用可控制的少量兵力控制都城,制造政治优势,然后派说客说服曹爽主动交出兵权,完成夺帆和权。

附录:

公孙渊兵败死襄平 司马懿诈病赚曹爽

.....

爽门下有客五百人,内有五人以浮华相尚:一是何晏,字平叔;一是邓飏,字玄茂,乃邓禹之后;一是李胜,字公昭;一是丁谧,字彦靖;一是毕轨,字昭先。又有大司农桓范字元则,颇有智谋,人多称为智囊。此数人皆爽所信任。何晏告爽曰:“主公大权,不可委托他人,恐生后患。爽曰:“司马公与我同受先帝托孤之命,安忍背之?”晏曰:“昔日先公与仲达破蜀兵之时,累受此人之气,因而致死。主公如何不察也?”爽猛然省悟,遂与多官计议停当,入奏魏主曹芳曰:“司马懿功高德重,可加为太傅。”芳从之,自是兵权皆归于爽。爽命弟曹羲为中领军,曹训为武卫将军,曹彦为散骑常侍,各引三千御林军,任其出入禁宫。又用何晏、邓飏、丁谧为尚书,毕轨为司隶校尉,李胜为河南尹:此五人日夜与爽议事。于是曹爽门下宾客日盛。司马懿推病不出,二子亦皆退职闲居。爽每日与何晏等饮酒作乐:凡用衣服器皿,与朝廷无异;各处进贡玩好珍奇之物,先取上等者入己,然后进宫,佳人美女,充满府院。黄门张当,谄事曹爽,私选先帝侍妾七八人,送入府中;爽态胡盯又选善歌舞良家子女三四十人,为家乐。又建重楼画阁,造金银器皿,用巧匠数百人,昼夜工作。

......

却说曹爽尝与何晏、邓飏等畋猎。其弟曹羲谏曰:“兄威权太甚,而好出外游猎,倘为人所算,悔之无及。”爽叱曰:“兵权在吾手中,何惧之有!”司农桓范亦谏,不听。时魏主曹芳,改正始十年为嘉平元年。曹爽一向专权,不知仲达虚实,适魏主除李胜为荆州刺史,即令李胜往辞仲达,就探消息。胜径到太傅府中,早有门吏报入。司马懿谓二子曰:“此乃曹爽使来探吾病之虚实也。”乃去冠散发,上床拥被而坐,又令二婢扶策,方请李胜入府。做禅胜至床前拜曰:“一向不见太傅,谁想如此病重。今天子命某为荆州刺吏,特来拜辞。”懿佯答曰:“并州近朔方,好为之备。”胜曰:“除荆州刺史,非并州也。”懿笑曰:“你方从并州来?”胜曰:“汉上荆州耳。懿大笑曰:“你从荆州来也!”胜曰:“太傅如何病得这等了?”左右曰:“太傅耳聋。”胜曰:“乞纸笔一用。”左右取纸笔与胜。胜写毕,呈上,懿看之,笑曰:“吾病的耳聋了。此去保重。”言讫,以手指口。侍婢进汤,懿将口就之,汤流满襟,乃作哽噎之声曰:“吾今衰老病笃,死在旦夕矣。二子不肖,望君教之。君若见大将军,千万看觑二子!”言讫,倒在床上,声嘶气喘。李胜拜辞仲达,回见曹爽,细言其事。爽大喜曰:“此老若死,吾无忧矣!”

司马懿见李胜去了,遂起身谓二子曰:“李胜此去,回报消息,曹爽必不忌我矣。只待他出城畋猎之时,方可图之。”不一日,曹爽请魏主曹芳去谒高平陵,祭祀先帝。大小官僚,皆随驾出城。爽引三弟,并心腹人何晏等,及御林军护驾正行,司农桓范叩马谏曰:“主公总典禁兵,不宜兄弟皆出。倘城中有变,如之奈何?”爽以鞭指而叱之曰:“谁敢为变!再勿乱言!”当日,司马懿见爽出城,心中大喜,即起旧日手下破敌之人,并家将数十,引二子上马,径来谋杀曹爽。

却说司马懿闻曹爽同弟曹羲、曹训、曹彦并心腹何晏,邓飏、丁谧、毕轨、李胜等及御林军,随魏主曹芳,出城谒明帝墓,就去畋猎。懿大喜,即到省中,令司徒高柔,假以节钺行大将军事,先据曹爽营;又令太仆王观行中领军事,据曹羲营。懿引旧官入后宫奏郭太后,言爽背先帝托孤之恩,奸邪乱国,其罪当废。郭太后大惊曰:“天子在外,如之奈何?”懿曰:“臣有奏天子之表,诛奸臣之计。太后勿忧。”太后惧怕,只得从之。懿急令太尉蒋济、尚书令司马孚,一同写表,遣黄门赍出城外,径至帝前申奏。懿自引大军据武库。早有人报知曹爽家。其妻刘氏急出厅前,唤守府官问曰:“今主公在外,仲达起兵何意?”守门将潘举曰:“夫人勿惊,我去问来。”乃引弓弩手数十人,登门楼望之。正见司马懿引兵过府前,举令人乱箭射下,懿不得过。偏将孙谦在后止之曰:“太傅为国家大事,休得放箭。”连止三次,举方不射。司马昭护父司马懿而过,引兵出城屯于洛河,守住浮桥。

懿乃召许允、陈泰曰:“汝去见曹爽,说太傅别无他事,只是削汝兄弟兵权而已。”许、陈二人去了。又召殿中校尉尹大目至;令蒋济作书,与目持去见爽。懿分付曰:“汝与爽厚,可领此任。汝见爽,说吾与蒋济指洛水为誓,只因兵权之事,别无他意。”尹大目依令而去。

却说曹爽正飞鹰走犬之际,忽报城内有变,太傅有表。爽大惊,几乎落马。黄门官捧表跪于天子之前。爽接表拆封,令近臣读之。表略曰:“征西大都督、太傅臣司马懿,诚惶诚恐,顿首谨表:臣昔从辽东还,先帝诏陛下与秦王及臣等,升御床,把臣臂,深以后事为念。今大将军曹爽,背弃顾命,败乱国典;内则僭拟,外专威权;以黄门张当为都监,专共交关;看察至尊,候伺神器;离间二宫,伤害骨肉;天下汹汹,人怀危惧:此非先帝诏陛下及嘱臣之本意也。臣虽朽迈,敢忘往言?太尉臣济、尚书令臣孚等,皆以爽为有无君之心,兄弟不宜典兵宿卫。奏永宁宫,皇太后令敕臣如奏施行。臣辄敕主者及黄门令,罢爽、羲、训吏兵,以侯就第,不得逗留,以稽车驾;敢有稽留,便以军法从事。臣辄力疾将兵,屯于洛水浮桥,伺察非常。谨此上闻,伏于圣听。”魏主曹芳听毕,乃唤曹爽曰:“太傅之言若此,卿如何裁处?”爽手足失措,回顾二弟曰:“为之奈何?”羲曰:“劣弟亦曾谏兄,兄执迷不听,致有今日。司马懿谲诈无比,孔明尚不能胜,况我兄弟乎?不如自缚见之,以免一死。”

言未毕,参军辛敞、司马鲁芝到。爽问之。二人告曰:“城中把得铁桶相似,太傅引兵屯于洛水浮桥,势将不可复归。宜早定大计。”正言间,司农桓范骤马而至,谓爽曰:“太傅已变,将军何不请天子幸许都,调外兵以讨司马懿耶?”爽曰:“吾等全家皆在城中,岂可投他处求援?”范曰:“匹夫临难,尚欲望活!今主公身随天子,号令天下,谁敢不应?岂可自投死地乎?”爽闻言不决,惟流涕而已。范又曰:“此去许都,不过中宿。城中粮草,足支数载。今主公别营兵马,近在阙南,呼之即至。大司马之印,某将在此。主公可急行,迟则休矣!”爽曰:“多官勿太催逼,待吾细细思之。”少顷,侍中许允、尚书陈泰至。二人告曰:“太傅只为将军权重,不过要削去兵权,别无他意。将军可早归城中。”爽默然不语。又只见殿中校尉尹大目到。目曰:“太傅指洛水为誓,并无他意。有蒋太尉书在此。将军可削去兵权,早归相府。”爽信为良言。桓范又告曰:“事急矣,休听外言而就死地!”

是夜,曹爽意不能决,乃拔剑在手,嗟叹寻思;自黄昏直流泪到晓,终是狐疑不定。桓范入帐催之曰:“主公思虑一昼夜,何尚不能决?”爽掷剑而叹曰:“我不起兵,情愿弃官,但为富家翁足矣!”范大哭,出帐曰:“曹子丹以智谋自矜!今兄弟三人,真豚犊耳!”痛哭不已。许允、陈泰令爽先纳印绶与司马懿。爽令将印送去,主簿杨综扯住印绶而哭曰:“主公今日舍兵权自缚去降,不免东市受戮也!”爽曰:“太傅必不失信于我。”于是曹爽将印绶与许、陈二人,先赍与司马懿。众军见无将印,尽皆四散。爽手下只有数骑官僚。到浮桥时,懿传令,教曹爽兄弟三人,且回私宅;余皆发监,听候敕旨。爽等入城时,并无一人侍从。桓范至浮桥边,懿在马上以鞭指之曰:“桓大夫何故如此?”范低头不语,入城而去。于是司马懿请驾拔营入洛阳。

掌握兵权和最高权力的曹爽为啥要投降司马懿?

三国的时候,人才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比人才更加重要的是君主选择人才,任用人才的能力。这比人才更加重要。三国时代的故事为什么到今天依然被人们口口相传,经久不衰,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当时的君主非常贤能,无论是在战争中还是治理国家都可以表现得非常好。人才可以决定国家的兴衰,也可以决定这个国家会不会灭亡。最好的例子。就是官渡之战,许攸曾经向袁绍提议。

曹操的部队

乘着曹操把主力部队都放在官渡,抵御袁绍军队的进攻。不如这个时候派一支军队。打着曹操军队的旗号,偷袭曹操军队的后防。但是袁绍没有采纳。许攸于是就向曹操献出计谋,火烧袁绍军队囤积粮食和物资的军事重镇乌巢。果然打败袁绍军队。曹操对自己手下人可以说是非常好,当初大破袁绍军队,在袁绍的军营中找到了大量曹操将汪岁领和袁绍串通的证据,但是曹操很大度,烧掉了所有的证据。

不再追究,但是有一个人,曹操从来不敢用他,还打算过杀掉他,避免将来发生危机。这个曹操想要杀掉的人就是司马懿。曹操军队中谋士很多,但是司马懿确实从来不用,是因为司马懿他不强吗?显然不是这个原因,因为司马懿这个人后半生一直在和卧龙诸葛亮周旋,能和诸葛亮难分难解,肯定是非常有本事的。但是司马懿太狡猾了,曹操一直抓不住他的把柄,也就没有把司马懿杀死的理由。司马懿的命也很长,他活得比曹操久,躲过了曹操对他的迫害。

但是当时伍物的大将军曹爽一直看司马懿不爽,就想处死司马懿,司马懿为了避免暴露自己的野心,就装出一副快要死掉的样子,让曹爽以为他就要死掉了,于是曹爽信以为真,就离开了,但是没想到司马懿军队发动政变,就把曹爽赶下了台,这是由于曹爽政治斗争经验不足导致的。困橘睁而司马懿虽然没有兵权,但是暗中一直在积蓄力量,所以他的政变,天真的曹爽根本就无法抵挡。

还有一原因就是,曹爽这个人不太会做人,得罪了当时曹操军中和曹操一起打天下的人,而这些人作战经验丰富,手中有军队。司马懿得到了他们,曹爽空有天子和兵权

百科达人为你提供曹爽握有兵权为什么还被司马懿杀了?和曹爽是怎样从司马懿手中夺取兵权的?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不知道你从中找到你需要的信息了吗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记得收藏关注本站。

本文地址:http://www.786o.com/baike/56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